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持續延燒,但這一場危機之後將如何發展目前並不明朗——主要由於中國的中央和省級政府資訊不透明,或者像某些觀察家所描述的那樣「有計劃的透明」。或許,就像一些觀察家所警告的那樣,肆虐武漢這一製造中心的疫情將會對於影響全球供應鏈造成衝擊,就像台灣在發生大地震時晶圓廠停機的影響一樣。

最終,我們都希望儘快恢復生產。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這個可能性看起來並不大。這一波病毒疫情影響技術產業鏈的第一起具體跡象出現在2月4日,汽車製造商現代汽車(Hyundai)開始面臨關鍵零組件斷貨危機,位於南韓的產線臨時停機。

中國觀察人士擔心的是這場大規模的流行病將帶來的長期後果,暴露出全球經銷網路僅依賴於單一國家供應來源(包括從玩具、手術衣到汽車配件與平面顯示器等),竟是如此的不堪一擊。最壞的情況是多家工廠將無限期關閉,甚是貨物的運輸也極其冒險,意味著西方經濟體將缺乏整套成品所需的各種零件。

長期觀察中國技術轉型的業界觀察家Dan Breznitz說:「目前看起來還不至於走到那一步,但是,如果發生這種情況的風險增加,我們就必須採取避險方案以轉移生產」,但我們目前還沒有任何避險措施。

此次中國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與17年前引發致命大流行的SARS病毒特徵相同。但這一次,在大家都還來不及完全了解這種新型病毒之前,它卻已經對全球高科技供應鏈造成相當大的破壞了,而且還可能帶來更大的殺傷力。

的確,如果西方國家要將整個生產移出中國,需要數年的時間而非僅幾個月,Breznitz解釋說,因為像生產工程師和替代供應商等關鍵能力基本上在美國已經消失了。Breznitz是多倫多大學(University of Toronto)常駐學者,他同時也是《奔跑的紅色女王:中國的政府、創新、全球化和經濟發展》(Run of the Red Queen: Government, Innovation, Globalization, and Economic Growth in China)一書的作者之一。

Dan Breznitz

近來的美中貿易緊張局勢已經促使一些電子製造業轉移到越南了。越南一開始並不具備所需要的規模,使其作為替代供應來源的潛力受限,而今,這場大流行將使其(以及中國大多數的鄰國)直接成為供應來源的最佳選擇。

因此,關鍵問題在於武漢病毒或其他因素最終是否能改變西方視中國為世界製造業的看法,以及西方投資者是否會採取任何措施減輕未來的風險?

...繼續閱讀請連結EE Times Taiwan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