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晚上我看了茱蒂·福斯特(Jodi Foster)主演的電影《接觸未來(Contact)》,裡面有許多意義深遠的引述,而且我發現自己對於「如果其他星球上有生命體」這樣的假想深深著迷;這部電影也是我能指給朋友與家人看什麼是頻譜分析儀以及相關的頻率、數學等知識,它提供了測試/量測設備能夠如何利用的驚鴻一瞥。

其中一個讓我在看完電影後仍特別印象深刻的引述,是「數學是真正的唯一通用語言」;那句話在我腦海裡迴盪許久,因為基本上我同意這個說法,但也讓我衍生更多的問題。

我大學的時候在法國留學,修過兩門電子工程課也參與實驗,看到在電子工程課堂上的女生/男生人數比幾乎是1:100,不過這是題外話…其中一門我修的課在美國時也修過,我只是想看看在法國的教學方法有什麼不同,而且假設因為我已經修過了所以會更容易聽懂老師的上課內容;另一門則是全新體驗,我也被要求在回美國的時候把學到的帶回去。

那兩門課對我來說都很難用法文理解,當然其中有一些專有名詞與符號是通用的,或者是至少很容易懂,像是「?」,還有「electronique (法文的「電子」)」;但我在課堂上花最多時間的就是翻字典──如果當時能有一支iPhone該有多好!

20200131NT01P1

我曾經接待一位中國來的交換學生,我們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感謝賈伯斯(Steve Jobs)」,因為iPhone與iPad的翻譯應用程式真是幫了大忙;我們那位交換學生非常聰明,她是一個新鮮人,但數學程度比她的年級還高了兩級,可是她在數學課堂上還是遇到麻煩。

當然,她在美國才待兩個星期,雖然她的英文程度用來日常對話OK,用來上數學課卻不太夠;這讓我對「數學是真正的唯一通用語言」這句話產生疑問,如果該說法是真的,對她來說數學應該是最簡單的課才是。

以反面思考扮演魔鬼代言人,我會說是用英文這種語言來解釋數學才是其中真正的問題所在;如果直接在黑板上寫一個數學題,沒有任何敘述、解釋或「求解x」之類的字句,她該怎麼做?毫無疑問,就像是《接觸未來》電影情節,你需要的只是一種入門導引(primer),然後一下子所有的謎團都能用數學方程式解開。

這也是為什麼有人認為,言語才是阻礙溝通的主要原因...想想看你在工作場合遇過多少溝通不良的情況是因為一封寫得很糟的電子郵件(或是一個被斷章取義的評論)?無論你使用的是那一種語言。如果我們能在某種程度上把「數學」當作通用語言而非英語,能避免多少溝通不良的情況?這是個值得思考的有趣假設!

(參考原文:Math, the Universal Language? ,by Shamree Howard,EDN Taiwan Judith Cheng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