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你發現自己擁有一樣無線裝置,它唯一的功能只是發出「ping」的提示聲響,那麼當然不能錯過進行一次有趣實驗的機會。

但是,我最近一直在想如果我把家人當作實驗的對象,不知這麼做是否恰當?

以當今通訊系統的呈現方式來看,目前這個世界可說是我太太Gina的美好時代。每天晚上,我都可以聽見她的智慧型手機和平板電腦裝置不時發出接收到 email 、文字簡訊與即時訊息的提示聲。

有趣的是, Gina很少和她的行動裝置處在同一個空間中——她在廚房角落設置了一個「命令與控制」中心,這些裝置通常都被集中放在這裡的櫃檯上進行充電。

順便一提,這讓我想起我媽媽,不管住在哪個建築物中,她總有辦法把錢包丟在屋內離她最遠的角落。例如,如果她在屋子東北角的樓下房間中,那麼我可以跟你打賭,她的錢包一定能在最遠的樓上西南角落房間中找到。

而且,我媽經常發現自己需要錢包中的某樣東西。當然,一定會有人被指派得去幫她找這樣東西。令人驚奇的是,短短幾分鐘後,我們就會發現自己已經身處房子的另一個角落了。就像變魔術一樣。但我們好像離題了?

每天晚上,Gina和我通常在家中客廳休息。經常在我滔滔不絕地告訴Gina一些有趣的工程故事時,廚房中不時會傳來「Ping」的聲響。接著她的手似乎開始顫抖,整個人也無法安份地坐在椅子中,身子不斷地在椅子中扭動。終於她再也抑制不了自己,直奔廚房而去,只想儘快去看看外頭究竟發生了什麼大事!

等到Gina再度回到客廳來,我已經完全忘記剛才談論的內容了。這真的十分令人沮喪,因為我本來要講的是一個很有趣的故事。但我並不因此而氣餒,馬上可以開始另一個主題,只是很快地又被另一聲「Ping」給打斷了。

昨晚這種情況再度發生時,我開始在想,如果我製作一款唯一功能是發出「Ping」聲的無線裝置,應該會很有趣。我可以把這款無線裝置藏在Gina的智慧型手機和平板電腦附近,然後用隱藏在我的衣服口袋中的遙控器啟動。在Gina開始告訴我她的事後不久,我也可以遙控從廚房中發出一個提示音。

當我越這麼想,就越被自已的這個想法所吸引。而且,當Gina又要提醒我幫忙做一大堆家事時,這個裝置也很有用。我可以在一發現苗頭不對時,立刻讓廚房中傳來「Ping」的聲音,然後故意挑挑眉,假裝說:「我很好奇這到底是誰呢?」

最棒之處在於,由於Gina的多款裝置總是持續接收到許多即時訊息,我很確定她可能會因為其他更早出現的訊息而分心,不至於很快地注意到其他額外的提示聲。因此,我很好奇她要多久才會發現事有蹊蹺?當然,我還想知道像這樣的一款裝置會不會有賣點?

本文原刊於EDN姊妹刊,EE Times Taiwan舊版網站;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Is It OK To Experiment on Family Members?,by Max Max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