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70-1980年代,我曾經在南非住過一段時間,以當時的時空背景來說,想當個能跟上新技術進展腳步的工程師談何容易。我在當地成立了一家公司,購買了一套英特爾(Intel)的 MDS II 開發系統。我花在這套系統上的錢甚至比買房子的費用還多。

不過,真正麻煩的問題是接下來花在這套英特爾系統及其後在PC上的各種軟體投資。當你換算南非蘭特幣(Rand)幣值,並以當地生活開銷來作比較後,你就會發現根本買不起這些軟體。如果這筆軟體投資得花掉一位美國人一個月的薪水,那等於要用掉南非人一整年或更多的收入才夠。這個問題如今仍持續發生在世界各地。因此,我必須坦承有幾次我並未完全合法使用軟體。

當我寫的書——《Excel by Example》在2004年出版後,短短四、五個月之內就在EDAboard.com網站上出現了網路版。這個EDAboard.com論壇位於東歐,其經營哲學是:在作者或出版社抗議以前,任何人都可以上傳一整本書。我當下決定與這個論壇展開交涉,而且還直接把這幫人稱為「海盜」。後來他們也給了我一些回應。從以下的一些回覆可以看到,由於我要求這個網站撤下我的書,竟然還有人語帶威脅的警告我:

「順道一提,如果你再繼續投訴EDAboard,我就要把你的書放在rapidshare.de以及其他檔案共享網站(以及散播給任何已知的EBOOK論壇,只要有10個網站乘以每個約100,000名的用戶...)。這表示還會有數以萬計的免費下載。我還打算也對你所有的出版社都這麼做,上傳我手邊所有屬於(約200本)這些出版社的書。其他用戶的想法也和我的想法一樣。因為你的名字已經在這裡曝光了,你將會遭受痛苦,就像被『釘在十字架上』一樣。」

「EDAbord已經(或曾經)擁有你的書了,這是有人從網際網路上取得後,直接上傳過來了。網路上有許多地方都可能發佈你的書,可不會像EDAbord這麼輕易地因為你的要求就撤下書來。你可以要求,但不能損害到所有用戶的權益。木已成舟。」

「我只需一個晚上的時間就可以從一處網頁下載30GB的科學書籍。給我您的電子郵件,我可以傳送清單給你看看。一次就有7,000本書名。其中有許多是Newnes發行的書籍,幾百本吧!這你沒法從EDAbord取得。不過一個月最大下載量限制在300MB。無論你想找什麼書,我都可以提供……但如果讓Newnes傷害了EDAboard與我,你的出版社就必須付出代價。」

「先試著冷靜一下吧,我的朋友,別生氣了,免費共享嘛!EDAbord可以給你更大的利益。」

「放棄吧!你的書已經被撤下來了。我並不想對你造成任何傷害,也請別傷害到我和其他人!!!!!」

除了這種極端看法以外,針對資訊似乎可分為兩種思想學派。第一種是「權利」。我認為這應該建立在這樣的現實基礎下:正如我一開始提到的——這些書再也無法正常購買到,所以大家只能下載複本。當時,在德國還有一個另一個網站(rapidshare.de),似乎每本書都可公開下載。我把所有的有關資料都傳給我的出版社,但他們似乎完全無力做些什麼。

我還曾經與一名來自巴基斯坦的工程師為此爭論許久,他的立場是採取另一種更有趣的說法——所有的知識應該「免費共享」。他為此觀點提出了充份的理由——這是在為人類謀福祉啊!版權遲早都會過期失效,而成為公開資訊。此外,他認為我所寫的內容也沒有什麼真的革新之處。最重要的是我自已都還有工作,在取得這些知識時得到財務上的支持,甚至有時還挪用了上班時間。

當然,我也不甘示弱地提出我的看法,畢竟我是以自己所受的專業教育來寫這本書,花了許多時間來尋找以及研究這個主題,付出了時間與精神來寫這本書,還花錢買了硬體與有關材料等等。而這一切還不包括出版社印這本書所花費的投資。

總之,EDAbord論壇管理員最後撤下我的書了。但我發現,在此之前已經有幾千次下載了,所以我想我應該把它當作對我的一種肯定,我的書應該相當受歡迎吧?只不過我沒法從這些下載中得到任何經濟上的回報罷了。從那件事以後,EDAboard.com這些年來已經重新整頓其經營方式了,再也看不到任何盜版的資訊了。不過,你還是可以從網站上的其他地方輕輕鬆鬆地找到一些盜版的內容。

然而,延續對於EDAboard的討論,想想在南非的經驗後讓我的內心感到十分衝突。當然,當你參加業界所舉辦的一些技術研討會,你並不需要付錢給講師,就可以免費得到他所發表的知識內容。同樣地,讀者們也可以從《EETimes》與《EDN》等專業雜誌免費讀取資訊。但是,書籍就必須花錢來買了,尤其是在換算成一些國家的幣值時,還可能變得十分昂貴而令人無法負擔。至於軟體......

所以,資訊或知識真的應該「免費共享」嗎?您認為呢?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Should Information Be Free?,by Aubrey Kagan,Emphatec工程經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