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在伍斯特理工學院(WPI)主修電子工程學(EE)時,學校裡主修電腦科學(CS)的學生經常被稱為「電腦狂」(gweep)。在那個時代,學校裡的電腦教室以及一些地點都還在用古老的 VT100 系統終端機,例如在靠近郵筒的一個角落。

電腦狂們通常就是那些到了週六晚上還坐在那些系統終端機前敲敲打打的同學們,即使不是緊張的考試期間也常見他們沈迷其中的身影。因此,每當有其他系所的學生經過那些擺放電腦終端機的地點時,就會提高嗓門而且故意拉長了E音節地嚷嚷:「GWEEEEEEP」!

20190828_Gweep_NT01P1

DEC VT100終端機:你以前是用它來學會寫程式的嗎?
(來源:EE Times)

就像當了工程師以後,我們經常被稱為「宅宅」或「怪客」一樣,「電腦狂」(gweep或gweeper)更是一群特殊類型的人──他們通常就是宅宅工程師們心中所認為的真正「怪客」。在我的大學生涯中,WPI開始實驗性地試用新的工程課程,要求工程系學生必須完成一項研究計劃以及通過大型工程考試才能畢業,而不一定要像以前一樣完成特定的學分。因此,你可以隨心所欲的選修一些自己喜歡的課程,而且只要完成了研究計劃,你就能畢業了。

這和以前的情況大不相同,為什麼發生如此的變化?

當時有些學生,通常是主修電腦科學系的學生,總喜歡把所有技術類學分都選擇編程領域的課程。但學校其實要求學生必須選修五個人文課程,以及完成一項該領域的研究計劃。因此,電腦狂們對於所有的編程專業知識可說是瞭如指掌,但在其他方面的眼界卻十分狹隘,對於如何用自己的技能來解決問題經常是毫無頭緒。

20140704_Gweep_NT01P2

真正的電腦狂是不抽煙的,它可會壞了寫程式時的fu啊!
(來源:EE Times)

而主修EE的學生們通常還會選修一科(些)編程相關課程,使其得以獲得更廣闊的視野,而且也學會如何經由電腦編程來解決實際的問題。但主修電腦科學的學生由於多方面受限,使得學校後來只好要求學生們在必修課程外,減少選修一些技術類課程。如同大部份的電子工程系學生一樣,為了拓展學習領域,我也主動選修了一科編程課程 FORTRAN ,但當時並不是很喜歡。我覺得實務的機械工廠更適合我。

因此,一開始就選擇主修EE當個電子工程師,最大的好處之一就是你可以輕鬆地轉戰其他技術領域。你不但可以改行做編程,也可以跨足至機械設計、光學、半導體、物理學等各個領域。但主修CS的電腦工程師能嗎?

本文原刊於EDN姐妹刊,EE Times Taiwan網站;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Are You a Gweep?,by Martin Row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