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說我真的很喜歡在兩根電線之間精心製作的焊接,或將元件焊接到電路板(PCB)上。助焊劑松香焊料的味道(當然我們並不是在講鉛煙氣),以及焊料在183℃時從固態到液態的共晶過渡(如圖1),都十分令人滿意,當然還有那個完美連接且閃亮亮的最終產品。

圖1:從固態到液態階段的共晶材料,無需中介「塑料」狀態;至於焊料部份,共晶配方約為錫63%和鉛37%的組成。
(來源:FCT Solder)

由於能夠在不同的情況下進行焊接,讓我多次在「困境」中解決問題,例如安裝智慧恆溫器或在50美元的電視轉換盒中更換一個3美元的故障電容。在我們以前的那個時代,焊接甚至讓我可以用分離式電晶體、被動元件、開關等元件打造各種實驗電路,而且這些電路既可靠(如果焊接良好)且低成本(不需要原型板)。

但我也是一個現實主義者:以前是以前,現在又另當別論了。對於學生、進階級的玩家或甚至專案工程師來說,我覺得不太需要或沒什麼機會進行基本焊接。讓我們面對現實:大多數的元件都太小而無法焊接,而且許多IC由於連接在其封裝下的凸塊而無法以手工焊接。因此我們可能會讓烤箱變身為家用波峰焊機——許多網站都有此介紹——但這又是另一個焊接故事。甚至是類比感測器和特殊元件現在通常都搭配微型連接器,因而無需焊接導線,而且在嘗試更換壞掉的連接器時,您是否曾經嘗試焊接耳塞中所使用的那些微小的細線?

這就是為什麼在我家附近圖書館外看到圖2的標示時,我真的感到驚訝、高興而且有點疑惑。我不確定焊接是否是一種適合10歲兒童的技術,但也許至少可以讓他們開始學習使用。遺憾的是,我無法深入了解課程的實際內容、教學方式以及是否正確地教授了基礎知識。

圖2:我家附近圖書館的看板上是一個為10歲孩子提供焊接課程的廣告,這實在讓人料想不到

很巧的是,在我看到這個廣告看板的幾週之後,2019年4月刊的《大眾機械》(Popular Mechanics)雜誌發表了一篇非常簡短的專欄文章——「如何使用烙鐵」(How to Use a Soldering Iron),如圖3所示。

圖3:《大眾機械》(Popular Mechanics)的這篇專欄文章說錯了,我覺得它應該討論「如何不用焊接」(How NOT to Solder)才是。
(來源:Hearst Corp./Popular Mechanics)

我在想,或許「自造者」(maker)運動正在推動讓基本的線路和電路板焊接捲土重來。但是當我讀到這篇專欄文章時,我感到很震驚。我覺得這篇文章更適合放在當期期刊中「這張圖中哪裡出錯了?」(what’s wrong with this picture)的那一個單元。讓讀者看看這篇文章並仔細找出錯誤之處:

  • 沒有提到使用松香助焊劑(正確)以及酸性助焊劑(一大禁忌)的比較;
  • 沒有提到使用松香芯焊料,它只是適量的助焊劑,而非刷塗上漿。大多數使用膏狀助焊劑的初學者經常會使用過多,從而干擾焊接過程,而且也會變得混亂;
  • 絕對不要用砂紙清潔烙鐵頭;大多數烙鐵頭都經過電鍍以提高焊料與烙鐵頭的「熔潤」(wetting)。使用砂紙清潔就好像用砂紙清潔銀盤餐具後失去光澤一樣;
  • 沒有提到需要清潔焊接電線上的任何殘留物、油漬、清漆或其他物質(這一點非常重要!);
  • 也許最令人擔憂的是:雖然寫得不太清楚,但它意味著你加熱焊料直到熔化,並讓它滴到電線上。這是冷焊點的經典配方,機械和電氣都不適用。(最好是加熱正在製造的裸露接點,將焊料塗到另一邊,讓加熱的接點熔化焊料)。

或許在此專欄文章中唯一說對的一點就是它警告了要小心謹慎,因為烙鐵很燙!

其實讓我感到困惑的是,即使受委託撰寫該文章的匿名作者對焊接一無所知,他或她也可以在網路上以「如何焊接電線?」(How to Solder Wires)進行搜尋,那麼至少幾十個值得信賴的網站彈跳出詳細的文字和實作視訊以供參考。這幾乎就像作者只是把焊接想像成一種抽象結構一樣。

你覺得現在還需要學習手工焊接技巧嗎?需要到什麼程度?如果你會焊接電線和PCB元件,這對你個人或專業上有什麼幫助嗎?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Is soldering by hand still needed?,by Bill Schwe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