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馬和牛是18世紀的可攜式電源,蒸汽機主導19世紀動力來源,石油和汽油驅動20世紀進展;那麼,在21世紀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們能有哪些期待?

理想上,我們希望主要使用太陽能和風力等可再生能源,並同時保有非再生的石油和天然氣等化石燃料,以用於生物可分解的塑料產品。然而,令人遺憾的是,伴隨可再生能源而來的一大問題是如何為其進行儲存以備不時之需。

當談到相對適用的電力需求時,電池顯然是理想的解決之道。如今,我們使用電池來滿足各種廣泛應用的供電需求,從小型的穿戴式電子裝置到大型汽車。一方面,當今的電池技術較幾十年前更加出色;另一方面,現在的電池中內含大量的化學成份以及令人作嘔的化學反應,而且其功能有限。儲存足夠的能量為智慧型手機供電是一回事,但要能未雨綢繆地儲存兆瓦(MW)或千兆瓦(GW)電力則又另當別論......總之,現在看來還無法實現。

battery lead 02

(來源:pixabay.com)

我們真正想要的是一種既低廉又安全的電池技術;例如,不涉及有害化學物質而且不易著火。此外,其體積和重量必須足以保存巨大能量,而且還能極其快速地充電和放電,而不會過熱,甚至還可以無限次數地充電而不至於老化。

我之所以有感而發是因為我的朋友David Goldstein剛發了一則簡訊給我,他問我對於《IEEE Spectrum》上一篇文章的看法。這篇文章是:「新式玻璃電池可能加速終結石油世代?」(Will a New Glass Battery Accelerate the End of Oil?)

文中介紹鋰離子電池共同發明人、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UT)教授John Goodenough帶領該校研究團隊開發出一種基於鋰或鈉的玻璃電池技術,可望加速電動車(EV)的進展。

這種新式電池技術採用玻璃為基礎,並摻雜鋰或鈉等反應性「鹼」金屬作為電池電解質。基於鋰或鈉的玻璃電池儲存容量不僅是同類鋰離子電池的三倍,而且還擁有不易燃也不易揮發的電解質,可望打造更安全的電池。

然而,當我迅速瀏覽這篇文章後發現,文中提到的這種「低成本、不易燃、高容量且快速充電的固態電池」雖然令人期待,但這篇文章早在2017年3月就發表了,在那之後似乎也沒有再看到關於這項技術任何消息。

我快速地以Google進行搜尋,但只找到不同看法的各種討論。例如,維基百科(Wikipedia)針對玻璃電池的頁面似乎就有兩派意見,有些人表示樂觀,而其他人則傾向於抱持懷疑態度。

我還發現Stock Gumshoe創辦人Travis Johnson在該網站上發表了一篇有趣的文章。Travis在2007年成立Stock Gumshoe的原因之一在於提供一個剖析過度行銷宣傳話術的工具,但我想他肯定會充份利用這個網站作為「宣傳這套工具」的最佳管道。

他寫的這篇文章標題是「突破性量子玻璃電池的思考」(Thinkolating on the ‘Breakthrough Quantum Glass Battery)。這正是事情開始變得複雜之處,因為Travis透過這篇文章分析了一篇由金融部落客Matt McCall所寫的「量子玻璃電池」(quantum glass batteries)一文。當然這篇文章的內容並不是本文的重點,但由於Matt過度熱衷於宣傳他所謂「改寫遊戲規則」的這項技術,Travis對其大肆批評與顛覆論述的方式與主張真的很令人喜歡。

然而,我們似乎離題了……。總之,你對於這項「量子奈米玻璃電池」技術有什看法?我們是否注定要把21世紀剩餘的時間都花費在現有電池化學上取得一點點的進展?或者能勇於探索其他更先進的電池技術突破?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Quantum Nanophase Glass Battery Technology,by Max Max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