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有些人知道,Banksy是著名的英國街頭藝術家、活動家和導演(他仍然不透露真實姓名,儘管早已為大眾所知幾十年)。在去年底的一次蘇富比(Sotheby)拍賣會上,他創作的一幅畫在獲得超過130萬美元(100萬英鎊)的拍賣價後,突然自毀了。

這個「氣球女孩(the Balloon Girl)」牆畫自毀的視訊,發佈在Banksy的YouTube頻道和網站(以及他的Instagram帳戶)上。

那麼Banksy是如何做出這種備受關注的噱頭,在畫框內安裝所有必要的電氣和機械零件……(如果不能更勝一籌的話)你又怎麼能自己複製呢?關於Banksy絕技的細節無從查找,但結合我自己的工程經驗,我來嘗試回答這些問題。

粉碎裝置

讓我們從設計中最引人注目的地方開始,就是切割繪畫的硬體。我猜你想到的第一個東西就是碎紙機。因此,為了讓你集中精力開動腦筋,我將從我的InfoGuard NX80P碎紙機上部的一些照片開始,它包括馬達和滾輪,並裝在一個類似2.5加侖垃圾桶的塑膠容器中(圖1)。

20190318NT01P1 圖1 InfoGuard NX80P碎紙機。

你可以看到,我已經穿破了保固貼紙以觸到它下面的螺絲,嘗試重新開機它的自動停止裝置。

這種方法有多方面的好處:首先,InfoGuard NX80P(據說至少)可以同時撕碎8張紙,還可以切碎比較有韌性的塑膠信用卡、光碟等。此外,憑藉其堅固的設計(以及重力),它可以抓住並拉動待切碎的材料進入破碎裝置。

燒腦的部分在這裡:它的重量超過6磅,尺寸大約是13×7×4吋。這怎麼能塞進一個畫框裡呀?更不用說它還需要採用交流供電了。直流供電的碎紙機確實也有,可以在Amazon上找到由兩節AA電池驅動的Shreddie碎紙機,或者類似產品。但是Shreddie最多只能處理4.5吋寬的紙張,而且網上對這些產品的可靠性和電池壽命評論也不怎麼友好。

事情是這樣的:粉碎式碎紙是將一張紙碎成一堆紙屑,其目的是處理機密資訊,但在這裡有點過頭了。事實上,如果已經看過文本開頭提到的Banksy視訊,就會注意到對「氣球女孩」牆畫所做的更像是將畫切割成條。至少從概念上講,可以讓紙張穿過一排固定不動的刀片來實現這個更明智的目標,這樣更緊湊,供電也容易了。從視訊可以看出這正是他所做的,他使用了一排由38個刀片組成的切割組合,讓我聯想到用來製作塑膠和木頭模型的X-Acto刀片。

這裡有一個潛在的小問題。將紙張推入其下方的一排刀片,而不是像碎紙機那樣將其拉入滾筒,這樣就有可能出現最初的紙片不能成功穿入刀片(特別是對平均厚度比紙張厚的畫布材料),導致切片裝置前面出現皺巴巴的卡紙。畢竟,刀片要鋒利就必須很薄,而且空氣中的濕氣和灰塵會引起鏽蝕,可能還有其他長期的環境影響。Banksy的視訊聲稱他在拍賣前「幾年」就已經組裝好了畫框。

然而,如果最初的穿孔已經到位並且紙張已經部分饋入切片機,則成功的可能性要大得多。我打賭,事實確實如此。仔細觀察切片後的狀態,你會在畫布中途看到有明顯的「彎曲」。還要注意,只有在切片完成後,繪畫的切片部分的底部在框架中時才會看到。我猜想,那是因為一旦特技表演開始,它已被預先切片並載入,準備好繼續這個碎片流程。

電池組

即使切割裝置是被動的,這一設計中仍然有不少其他設備需要供電。例如,將畫布向下推到刀片上的馬達(及相連的滾輪),以及啟動整個裝置的遙控電路(接下來我將會詳述這兩點)。添加一根交流電源線顯然是不現實的,內建一個電池組就成為唯一可行的方案(遠距離無線供電和太陽能電池也不是可行的選擇)。

依我看,首先的兩項電池方案就是鹼性和鋰金屬電池。鹼性電池每節倒是比較便宜,但在這樣的一次性設計中,這不是一個特別關鍵的選擇標準。而鋰電池要比乾電池有更高的儲存電能,這在幾個關鍵方面都是有益的,比如可實現更大的暫態電流輸出(這是克服馬達初始靜摩擦係數而得以正常啟動並順利切割畫布的關鍵),以及更長的有效期。此外,如果Banksy決定從智慧手機、平板電腦或筆記型電腦中拆下電池組,他還可以利用鋰聚合物電池的外形可塑的特點(而容易裝入畫框),而其可再充電特性在這個特定的應用中卻無關緊要。

說到有效期(再次提醒,Banksy聲稱他在拍賣前「幾年」就組裝好了這個畫框),我將借此機會拋出一個頗有爭議的推測(這裡聲明:我妻子認為我的推測太離譜了)。很奇怪,蘇富比的拍賣師和其他工作人員在聽到刺耳的嗶嗶聲(這可以透過一個小型而廉價的壓電感測器輕鬆實現,可能放在遙控發射器端,更有可能位於相框內)和看到畫布被切成碎片開始從畫框脫落時怎麼仍能保持不自然的平靜?也許這只是保持永恆寧靜的英國人心態的反映,但我對此表示懷疑。

雖然蘇富比公開否認,我推測這次表演噱頭拍賣公司事先知道。具體來說,在這次特殊的拍賣開始之前,就有工作人員將畫框背後的電源開關打開了。想一想其造成的轟動效應,Banksy得到了大量的曝光宣傳,蘇富比同樣也得到了公眾關注。果然不出所料,競拍者仍然決定保留這幅切成碎片的畫,我想它現在比以前更值錢。每個人都是贏家!

即使沒有馬達工作,也不管選擇什麼電池,馬達漏電流仍然會緩慢地消耗相連的電池組,還有那個「嗅探」遙控接收器電路也會消耗電能。要確保在需要時有一個完全充滿電的電池組,唯一可靠的方法是事先完全切斷電源。從這一點來判斷,蘇富比自然就是同謀者。

遙控

觀看視訊後,可能(並且準確地)得出結論,切畫操作是由觀眾中的某個人遠端啟動。這裡要完成的任務其實很簡單,只需按一下「開啟」按鈕。如果成本是一個考慮因素,紅外線(IR)肯定符合要求,艾睿電子(Arrow)的紅外線接收器的批量成本僅為50美分左右,單件數量的價格也不到1美元。

然而,紅外線也會帶來多個問題。例如,你可不希望看到相機閃光燈輸出光譜的紅外線部分過早地打開馬達電路。另一方面,任何使用過紅外線電視遙控器的人都知道,任何環境(特別是室外,雖然在拍賣會這種特殊情況下不適用)的自然背景紅外線「輻射」都可能會破壞性地干擾紅外線遙控發射器的正常發射。然後,事實上紅外線只能以視線方式工作。一個想偷偷摸摸做事的人,相信也不敢貿然從觀眾席上站起來,手拿遙控器指向那幅畫!

因此,在這種情況下,我認為藍牙或其他RF無線方法是最好的。事實上,這似乎正是這次拍賣會上使用的技術。以下是「紐約時報」的報導:

蘇富比瑞士公司董事長Caroline Lang在其私人Instagram帳戶上張貼的一張照片顯示,銷售大廳內的一名男子正在操作一個藏在袋子裡的電子設備。她說她後來看到一名男子被蘇富比的保安人員從大樓中趕出去了。

馬達

最後,但同樣重要的是,將畫布推送到一排刀片中的馬達呢?現今高性價比的小型直流無刷馬達隨處可見。在長期遭受醜聞影響的自行車賽車界又爆出鬧劇,有人在賽車的底部支架中安裝馬達(可能在車座管和/或下伸管中安裝有電池),並將它連接到賽車腳踏曲柄臂,以增加賽車手的踩踏力。

若想看看一個整合了馬達+RF接收器的元件是什麼樣子也不難,有現成的可以買到——如果Banksy(或想要成為他的人)不想麻煩自己設計的話。我可以介紹我正在使用的Somfy CL32 RTS型號(參考號:1002422),我家就安裝了六個這種無線遙控馬達驅動百葉窗轉動。圖2是一個外部拍攝的鏡頭,其中一個馬達連接到兩個並行相連的Somfy 12V鋰電池組上(在Amazon網站和其他地方都有銷售),並安裝在我家一個房間內窗戶的頂部。

20190318NT01P2 圖2 無線遙控馬達驅動百葉窗轉動。

圖3是Somfy Telis 4 RTS遙控器,可以對所有6個馬達進行區域控制,旁邊放個一分錢的硬幣作為尺寸比較。

20190318NT01P3 圖3 Somfy Telis 4 RTS遙控器。

再回到馬達元件,其規格表(PDF)包括以下資訊:

˙電壓:12VDC

˙轉矩:0.34Nm

˙熱保護:2.5min

˙過流保護:1.2A

˙聲級:53dBA

˙速度:68rpm

˙RTS的射頻:433.42MHz

順便說一句,最後一項中的「RTS」代表「Radio Technology Somfy」,這是Somfy的一項專有協議。

頗為諷刺的是,提及本文討論到的那些馬達,我在幾年前從一家百葉窗零售商那裡購買並安裝後不久,他們不得不派人來更換所有6個CL32 RTS,因為電池組電量已經耗盡(我被告知 ,原因是故障馬達從未完全「關閉」)。我說服安裝人員讓我保留那6個原來的Somfy馬達,我腦子裡盤算著將來可以做拆解用。這是其中之一,再次用一分錢硬幣做對比(圖4)。

20190318NT01P4 圖4 CL32 RTS。

那根全白的線是天線,而雙色雙線連接到電池組。從CL32 RTS一端出來的黑色金屬桿插入百葉窗的滾軸裝置。要拆除它需要使用我的iFixit 64合1螺絲刀套裝。圖5是無桿CL32 RTS的所有側面和末端視圖。

20190318NT01P5 圖5 無桿CL32 RTS的所有側面和末端特寫。

讓我們探入內部。拆卸兩側的塑膠架很容易,只需要一把平頭螺絲刀作為槓桿臂。拆掉頂部更加直截了當,只需鬆開兩個十字頭螺絲,馬達零件就暴露無遺(圖6)。

20190318NT01P6 圖6 拆開CL32 RTS,露出馬達零件。

從圖6可以看到,馬達、RF和電壓調節線路板(我猜這是它的功能,因為天線和電池組接線直接連接到它),以及沿著側面安裝的馬達控制電路板(我再次猜測是這樣,根據連接兩者的線路組)。

圖7的近距離透視圖是RF和電壓板,以及連接到側邊匹配馬達控制PCB的情況。這些電路板被蒙上了我以前從未見過的神秘的琥珀色半透明膠帶(讀者朋友,除了可能的絕緣保護外還有什麼用途?)

20190318NT01P7 圖7 RF和電壓板近距離特寫。

可能沒有注意到神秘的琥珀色半透明膠帶下面還有一個十字頭螺絲。或許這只是我……我用一個平頭螺絲刀轉了幾分鐘,試圖撬起RF板,錯誤地猜測要處理掉頑固的膠水。然後我意識到是什麼把PCB固定起來了,將那個十字頭螺絲鬆開就好了。

20190318NT01P8 圖8 鬆開螺絲,卸下PCB。

RF和電壓PCB這一側的主要IC是Maxim的MAX1473,這是一個315MHz/433MHz幅移鍵控(ASK)資料超外差接收器。我是對的!我猜測右下角的IC是一個電壓調節器,但我無法辨別其上的任何標記。

經過繁瑣的黃色膠帶清除過程(這東西可真是非常頑固!),我能夠清楚地看到馬達控制PCB。Atmel(現在隸屬Microchip)的ATmega644PA在前端佔據了顯耀地位。 鑒於這種8位元AVR微控制器的外設組合和功能特性,我對我最初的預測非常有信心,這個特別的PCB主要功能就是「馬達控制」。

20190318NT01P9 圖9 馬達控制PCB。

擺脫膠帶束縛後,馬達也表現出非常強的磁性(它們像熊一樣,一直抓取我的相機鏡頭框,簡直難以分開)。然後,它們馬上沾到了一起。 最後,暴露在視線中的是馬達編號,以及一些高階規格。

20190318NT01P10 圖10 馬達編號及規格。

我不是馬達專家,所以最後我只能提供這些拆卸的鏡頭,而沒有任何評論(圖11)。

20190318NT01P11 圖11 馬達拆解。

就這些了。結論是,一個由創意藝術家精心策劃的噱頭表演引起了公眾注目,而其背後的設計並沒有像乍看之下那麼複雜。

(參考原文: How to pull a Banksy and build an in-frame picture shredder,by Brian Dip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