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08NT31P1 益華電腦(Cadence)技術服務部技術經理李合原。

請告訴我們一些你的背景…為什麼會選擇工程師這個職業?

1980年代我讀小學的時候,家裡大我比較多歲的哥哥有一台當時最紅的8086架構IBM個人電腦(PC)──就是有兩個大軟碟機、單色螢幕的那種電腦;因為被電腦遊戲吸引,我很好奇為什麼薄薄一張磁片能儲存那麼多東西,那些程式碼又為什麼能變成有趣的遊戲,於是對軟體產生濃厚的興趣,在高中的時候還自己看書學寫程式。後來因為軟體衍生出對硬體的興趣,但進一步研究之後發現電子學、電路學等等科目還是必須經過學習才能理解,很難像軟體那樣透過自學,於是大學就選讀了電子工程系。

研究所畢業、進入職場之後,原本一直是任職IC設計公司,現在則是轉至EDA工具領域,在Cadence的硬體模擬(emulation)工具部門擔任現場工程師,協助客戶解決IC設計問題;現在的軟體與硬體幾乎已經很難分開,軟體越來越複雜、硬體的成本則越來越高,在工作崗位上能利用累積的軟/硬體知識、經驗,以及工程學的結構化方法來克服各種挑戰,讓人很有成就感。

為什麼對木工產生興趣?有什麼最讓你自豪的作品?

會開始學習木工,一開始是因為工作壓力比較大,想要找個紓壓的方法;而動手做木工必須專注,就能讓自己暫時跳出工作上的難題、轉換心情。最初我做的都是簡單的小東西,像是筆筒、置物盒等等,後來做得越多,就發現木工的工作其實也能運用工程的結構化方法來解決各種問題,於是就會想要挑戰越來越複雜的題材,包括大件的桌椅、櫥櫃等家具,甚至是獨木舟。

20190308NT31P2 李合原的獨木舟作品。(圖片來源:李合原提供)

而且因為做的東西越來越複雜,木工教室的工具以及空間已經不能滿足需求,我跟志同道合的朋友還一起找地方建立了我們自己的木工工作室,並且把一些工程師工作上的標準化流程與觀念運用到木工上;例如我們會用數位化量測工具提高車床、電鋸等等設備的精確度,另外我們在開始動手打造一樣作品時,也會從施工圖、木材選擇就開始要求品質。我們自己打造的獨木舟經過實際測試、是真的能下水划行,為了這個我還去考了職業船舶駕駛的執照;我與工作室的朋友也還在繼續想嘗試更多有趣、具挑戰性的題目。

你的木工手作經驗有對電子工程師本職帶來什麼幫助嗎?

我覺得電子工程師的工作以及木工在本質上很類似,都是為了解決問題;在為每一個問題尋找解決方案的過程中會遇到各種選擇,也會累積許多如何選出最佳解決方案的經驗,這些經驗無論對於哪一種工作來說都會有幫助,甚至可以運用在日常生活中。

在工作上有什麼常用或推薦的軟/硬體工具?

技術一直在變化、推陳出新,如程式語言就不斷演進,因此工程師的工作真的需要持續吸收新知。這在以前需要自己去找專業書籍來閱讀,但現在從網際網路上就有很多資源;例如我做木工的時候,就發現YouTube可以搜尋到不少木工同好分享的手作過程,對於順利完成作品的幫助很大。在工程師的工作中遇到不了解的新技術,只要有心去找,大多都能從網路上取得相關的資訊,有時國外也會有一些學校提供免費或付費的線上課程。

在工作閒暇,你除了木工之外還有什麼其他的興趣?

自己動手做木工之外,騎自行車、攀岩等極限運動也是我紓壓的方式;特別是攀岩,我覺得對於訓練自己的解決問題能力幫助很大。攀岩者在出發前就要先對路徑有觀察與規劃,每移動一步都是經過縝密思考以及審慎選擇;而當攀爬到高處時,一般人通常會因為潛意識的恐懼讓反應能力降低,這可以鍛鍊自己臨危不亂的本事,在工作或生活上面臨壓力時就能沉著以對。

對於想要投入電子工程領域的年輕一代學弟妹,有什麼想對他們說的話?

現在的電子技術以及設計往往需要結合來自很多方面的知識,因此不要限制自己的視野,要去嘗試廣泛的領域;很多事情只是站在旁邊看很難學會,自己動手去做一次就會很快了解。不要放棄任何可以學習的機會,學會新知識與新工具,都能讓自己擁有多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經驗的累積對於工程師能力的提升非常重要,而且這種能力不只能用在職場上,也能運用在日常生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