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往常一樣,當我一提筆開始寫作時,各種想法就在我的腦袋中活蹦亂跳。這些如同萬花筒般紛呈的概念起因來自一封電子郵件——ORBI邀請我在2019年國際消費電子展(CES 2019)體驗其首次推出的美式橄欖球頭盔,其內建的微型相機據稱能以零盲點的視野捕捉360°視訊。

如果美國NFL的所有球員最後都戴著這些頭盔來踢球——你能想像這會對比賽在電視上呈現的方式造成什麼影響嗎?而如果你剛好也有一台虛擬實境(VR)頭戴式裝置(如Oculus Rift、HTC Vive或PSVR),並且可以從選擇的播放器中播放賽事呢?你能想像這種情況如何影響比賽嗎?

這種ORBI Prime眼鏡在CES 2018首度推出。實際戴上並體驗這些小玩意兒(這當然是指ORBI Prime眼鏡,而不是ORBI的人啦!)的360°視訊,它讓你就像漫步在好萊塢星光大道(Hollywood Walk of Fame)上。

你還記得我曾經寫過「虛擬、擴增、混合、超現實和削減實境的美麗新世界」(A Brave New World of Virtual, Augmented, Hybrid, Hyper, and Diminished Realities)一文嗎?您可能還記得,雖然每個人都在談論「擴增實境」(AR)(即將資訊添加到現實世界的視野中),但事實上,這只是所謂「中介實境」(mediated reality)的一個子集,其中另一個主要分支是「削減實境」(diminished reality)或「刪除實境」(deleted reality),即指從現實世界場景中移除事物。例如,把坐在門口無家可歸者的圖片置換為一大盆鮮豔的花朵。

老實說,我相信擴增實境(堅持使用普遍的命名)將大幅影響我們與世界和彼此互動的方式。作為其中的一部份,我認為不久我們都將採用AR眼鏡或頭戴式顯示器。

另一方面就是讓我們的AR眼鏡/頭戴式顯示器能夠全天候記錄發生在我們周圍的任何事情,或者至少在我們睡醒後以及設定的時間內進行記錄。現在,我並不是在討論像1990年代末到2000年代初期的攝影實驗,例如網際網路先驅Josh Harris讓自己的生活24小時上線暴露在現場攝影機下長達6個月,最終導致他的精神崩潰。請參考「公共生活」(We Live in Public)。

據我所知,我們沒有必要鉅細靡遺地歸檔所做的或看到的每一件小事,因為99%的時間都不會發生長期感興趣的事情。我設想的是AR、視訊和人工智慧(AI)的融合。除非被覆寫了,否則AI將負責決定您的「生活視訊」中哪些片段值得保存,而且將以一種讓你在需要時輕鬆檢索的方式進行歸檔和索引。例如當與人爭論是誰什麼時候做了和/或說了什麼等等。

例如,你曾經在閱讀一本書時,看到了有關鸚鵡演奏風笛的有趣消息。經過一兩年後,你可能想要重新閱讀這段文字,卻發現怎麼也想不起來在哪一本書中讀到了。就算你還記得是哪一本書,也可能不記得後來把書放哪兒去了。現在,假設你可以直接告訴這種AI增強型AR頭戴式顯示器:「去年我讀的那本談到鸚鵡演奏風笛的是哪一本書?」你的頭顯裝置就會告訴你書名,並且引導你到放書的位置。

兜了老半天圈子後(確實是有一點…),其實我的重點是假如這種AR頭戴式顯示器配備了360°視訊功能,就能讓我們的AI子系統持續追蹤周遭發生的一切、提醒我們需要知道的任何事情,並記錄下以後可能需要回想的任何事情。我們正快速地朝向「老媽的後腦勺一定長了眼睛,不管做什麼都逃不過她的法眼」的那一天前進。

你認為呢?你對這一切有什麼看法?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CES 2019, 360 Video, VR, AR, and AI, Oh My!,by Max Max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