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7年於美國波士頓(Boston)舉行的電子創新設計大會(EDI Con)上,美商 Samtec的訊號完整性產品部門技術長Scott McMorrow (EDNT編按:他也是一位具備豐富產業經驗的顧問)發表了一場題為「在你的工作上豁出去」(Bet your Job)的專題演說,描述了我們工程師們在每一個負責的專案上如何投入。

他還舉了一個例子,說有某家大企業的工程師們投入了一個他們知道不會成功的案子,卻沒有人說出來──你能想像在一場會議上與同事一起審查產品設計、看到致命的缺陷,仍然奮力向前,然後再回過頭來說你早就知道這一定會失敗嗎?

Scott最後用一個幽默的諷刺結束他的演說:「受僱於某家公司會給人一種安全感的假象,而自營事業則會給人自由的假象。」

筆者在2018年的EDI Con專題演說中,則是以「創新、團結與誠信」(Innovation, Incorporation, and Integrity)為題,嘗試擴大Scott的「在工作上豁出去」主題;在演說一開始,我問了一個很簡單的問題:「你為什麼去上班?」

你的答案應該不會是「喜歡通勤」或是「喜歡工作小隔間」之類的,可能會是你需要賺錢;但如果我們再仔細檢視,你實際上並不需要賺非常多錢,而是需要以下這些:

  • 每天一定份量的食物;
  • 可以睡覺的地方;
  • 同伴(companionship);
  • 能產生成就感的活動。

我因為撰寫神經科學相關書籍學到的一件事,就是同伴以及成就感對於人類來說,其必要性等同於食物以及可遮風避雨之處,以上四項若少了一個,人類就不是人類了。你會從你與家人、朋友、同事…等所有同伴之間的互動,以及你所屬的團體(包括美式足球隊的球迷俱樂部)獲得你的價值觀。

你的價值觀就是那些誠信的原則,不是其他定義你嘗試成為的人任何東西。我們並不會總是遵守我們的價值觀,但沒有它們,我們就不會想要符合崇高的價值觀,而會成為徹頭徹尾的騙子──不然頂多也只是個偽君子。

因為我們大多數人都是從任職於某個公司獲得成就感,我認為要有那些公司的存在以滿足這種需求;當然,它們需要賺錢才能生存,但這並非你在那裡上班的原因。我這樣說好了:如果你工作只是為了賺錢,那你可以而且也應該再做一些別的事情;職業運動團隊的存在並非只是為了得分或比賽輸贏,他們的存在是為了發揮所長,你也是一樣。

為某家公司(無論其規模是大是小)工作的一個絕佳理由,是能夠取得你需要的營運開支,包括設備、支援、可以合作的其他人、醫療保險,還有如同Scott在2017年所說的「安全感假象」──用以創新、履行你的承諾、奉獻,還有改變這個世界。

在你不再需要了之前,別去戳破安全感假象,也別欺騙你自己;你可能隨時被炒魷魚,但如果你對一家公司來說非常重要,他們沒有你就無法成功,快點賣掉你的股份,因為不應該投資一家坐視自己有「單點故障」(single-point-of-failure)問題的公司。

一家企業能提供你出人頭地所需的資源,但你必須堅持討價還價:

EDNT181225_betyourjob_NT01

為了交換來自公司的支援,你得同意推展公司的目標。而最好的情況是你的公司能讓你追求更遠大的目標;常見的中等情況是工作很無聊、偶爾有趣,你領到薪水而且可以在週末喘口氣;最糟的情況則是公司強迫你顛覆你的價值觀。
(來源:Ransom Stephens)

當你的目標與公司一致,對你是件好事,對公司也是件好事,你們彼此可以相互幫助追求卓越。我在每一份曾經做過的工作都感受過這種協同作用:年輕時在Jack-in-the-Box速食店打工,我每天都會遇到我現在的另一半──這是那時候的我一個非常重要的目標。在大學工作時,我幫助他們完成使命;在一家無線網路新創公司工作時,我著手改變這個世界,而且在公司失敗之前都是全力以赴。

任職Agilent Technologies (現已更名為Keysight)時,我有機會能參與那些尖端技術的研發;我們發展蓬勃,不過我得在工作上豁出去、強迫公司讓我無視於其政策追求目標,而我們雙方都因此得到更好的結果。

有時候你的目標與公司不一致,你會因此陷入困境:這份工作很無聊,偶爾才有趣,但你領到了薪水、也有私人時間可以喘口氣。我在大學時期的暑假在加油站打工時,就有這種體驗。

當你的目標與那些你任職的企業不一致,就應該掛冠求去。我大學畢業後就不再去加油站打工;而在Agilent工作五年之後,管理高層想要縮編,並徵求三個接受資遣方案的自願者,我記得我在通勤路上想:「他們付錢讓我來上班,現在又要付錢讓我不要來上班,真是…」

在那個時候,我因為參與冗長卻讓我覺得沒有重點的會議感到沮喪,我對產品需求/銷售量的預測都被主管打槍,因為包含許多不確定性(我是透過一個非常酷的小型經濟學模擬軟體計算的,利用了測試與量測銷售額與S&P 500指數之間的相關性),他們並不欣賞;我們之間的目標已經不再相同。

於是我打電話給Scott,問他覺得我是不是能當一個顧問;那時候我還不認識他。他仔細問了我很多關於我的產業人脈的問題,最後告訴我,我應該可以勝任這個工作;我相信他,反正最壞的情況不過就是再去找另一個工作。

而我的事業已經經營13年了,我仍繼續做我在職業生涯中做得最好的工作:撰寫教材(包括白皮書、應用實例等文件,還有演講、教學再加上我本來就想做的事情:寫書)。

如果你雇主的目標與你的價值觀相互矛盾

當你的公司強迫你做一些你認為不應該做的事情,你不只會失去成就感,還會喪失自尊心;沒有了自尊,你也無法再贏得你在乎的人的尊重。

試著問以下的問題:誰應該為你的工作負責?誰擁有你的設計、你開發的產品?還有那些產品如何被使用的?如果你發現你的答案是公司老闆、行銷部門或是公司股東,那你應該對自己的工作並不自豪。

如果一家大型工程公司指派你打造毒氣室怎麼辦?有這麼一個極端的案例,你大概可以同意,如果沒有人接下這種任務,人類文明應該會有更好的發展機會。

如果你得付貸款、還債、養小孩呢?

我們都是經濟結構的一員。在最基本的狀態下,經濟是人們買賣的內容,以及他們去哪裡、做什麼;經濟是文化價值的內在體現。

在最近以及可見的未來,科技會一直是世界經濟的基礎;身為技術開發者,你我都肩負重任:我們要對經濟發展負責。歷史證明,文明本身──自由、平等與博愛的原則──是脆弱的,99%的人類歷史都有金字塔型的經濟:有一小部分繼承了財富的寡佔集團,用這種力量從大多數貧窮、受壓迫的勞工(奴隸)身上獲得更大的財富。

而在最近這幾個世紀,我們大多數人都擁有足夠的財富,能生活在鑽石型經濟體的已開發、自由世界,大多數人口是中產階級,只有少部分是極端富有或貧窮的人口。

文明是脆弱的,奠基於你所打造之工具的經濟體;你對文明的責任重大,比那些付薪水給你的人要大得多。我希望讀者們永遠不必面臨抉擇,但如果不得不,你的家人、孩子以及所有你在乎的人,會尊重你去做你認為正確的事情之選擇。Scott在2017年的演說中鼓勵我們在工作中豁出去,而我要鼓勵大家為了價值觀豁出去你的人生!(下方Youtube視訊為本文作者在EDI CON的現場演說)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Bet your job, bet your values,by Ransom Stephens;本文作者為技術專家、科技作者與小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