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讀者可能記得,過去幾年來我對穿戴式電子產品做了比較全面的介紹:有概念上的(歷代Apple Watch),有從消費者角度介紹的(Moto 360和Pebble Time Round智慧手錶),還有拆解(包括Moto 360、來自Microsoft和Skechers的健身手環、兩只Pebbles手錶,以及其他一些智慧手錶型號)。隨著我對穿戴式產品的持續報導,此一市場本身也在不斷變化(穿戴式市場相當廣泛,從像是Skechers GOwalk的基本款活動追蹤手環,到Apple Watch Series 4等高階智慧手錶)。

如EDN姊妹刊EE Times在今年9月份就有一篇報導指出,市場研究機構IDC估計整體穿戴式裝置市場成長率將在2018年首次降至10%以下,2019年則將重新獲得兩位數字成長,而穿戴式產品也將從基本的低階裝置持續往更高階產品轉型。

有鑑於整體市場的演變,本文將以我家的穿戴式裝置的使用情況為例子,來看看是否反映了市場大趨勢。以我自己來說,首先我已經淘汰了我的Moto 360智慧手錶;早在2016年中,我就知道(也在一篇文章中提過)它的韌體不會再持續更新,這可能是因為它是Android Wear陣營中唯一採用德州儀器(TI) SoC的智慧手錶。而就在Google於8月底發表最新的Wear OS 2(讓人困惑的命名,因為它的前一版是Android Wear 2)時,我決定請出我在2017年1月以99.99美元購買的翻新版LG G Watch R作為Moto 360的接班人。

LG G Watch R ──其正式產品型號是W110,R代表「圓形」(round)錶面;這也有點讓人困惑,因為原來的LG G系列智慧手錶是矩形(rectangular)的──最早發佈日期可追溯到2014年底,但仍然支援韌體更新;(我猜測)這主要歸功於該產品是採用高通(Qualcomm)處理子系統,該系列晶片在Google智慧手錶生態系統扮演主導角色。

EDNT181213_wearable_NT31P1

圖1:已經功成身退的Moto 360。
(來源:Brian Dipert)

為了喚醒讀者們的記憶,圖1是戴在我手上的Moto 360照片,來自我2015年中對該產品的最初報導。圖2是我戴上LG G Watch R的樣子——包括顯示器關閉和開啟,下方是LG預設的錶面主題「RED」。

EDNT181213_wearable_NT31P2

圖2:LG G Watch R智慧手錶螢幕關閉(上)與開啟(下)的樣子。
(來源:Brian Dipert)

圖3是更清晰的「Red」圖片,是我用綁定這只手錶之Google Pixel智慧型手機上的Wear OS應用程式(內建螢幕截圖功能)擷取。

EDNT181213_wearable_NT31P3

圖3:LG G Watch R的「Red」預設錶面。
(來源:Brian Dipert)

在Wear OS 2問世之前,我對Google的智慧手錶使用者介面(UI)一直頗有微詞:因為它支援錶面更換功能,因此而「浪費」(恕我直言)了兩個容易於滑動的方向(即左與右)。到了Wear OS 2,Google回歸我佩戴Moto 360所習慣的方式,以長按現有錶面的方式來進行更換,而四個(上下左右)滑動方向就可以進行更有意義的操作(再次恕我直言)──從下往上滑動會顯示通知清單,而從上往下滑動會顯示進階的「快速設置」控制面板(圖4)。

EDNT181213_wearable_NT31P4

圖4:Wear OS 2上下滑動會出現的畫面/選單。
(來源:Brian Dipert)

從左向右滑動會顯示Google Assistant資訊清單(圖5);從右向左滑動則會顯示Google Fit (圖6)——現在已提升到在UI中顯示,以因應健身正在成為一項越來越重要的智慧手錶功能。

EDNT181213_wearable_NT31P5

圖5:Google Assistant 資訊清單,有日期、天氣、行事曆等資訊。
(來源:Brian Dipert)

EDNT181213_wearable_NT31P6

圖6:Google Fit現在已提升到在UI中顯示。
(來源:Brian Dipert)

我的手錶在Wear OS 2開始支援全球升級的一個星期後收到了更新通知;起初我很擔心,因為更新後的UI反應速度太慢,在某些情況下根本無法使用。然而,一切很快趨於穩定,現在回想起來,這與我之前的一次Android智慧型手機OS重要升級或恢復出廠設定、從備份中恢復的經歷類似;我可以想像將來的UI會比現在更快,特別是從靠語音啟動的Google Assistant之角度來看,不過現在它還只是可容忍的水準。

有些人認為Google及其合作夥伴仍然使用28nm奈米製程SoC是有點過時了,但我的看法比較務實,畢竟這類晶片的用量不大(Intel很快就明白了這一點),所以它們需要在已經折舊的設備上生產,以保持成本在可接受的水準。

LG G Watch R的電池壽命仍然相當不錯,這要歸功於自發光OLED顯示器,這比Moto 360的背光LCD更省電。即使是讓顯示器持續點亮(經過幾秒鐘的動態更新後,它會切換到低功耗模式,從而每分鐘只會更新一次指標位置),也可以輕鬆地將充電間隔時間延長到幾天。

雖然LG G Watch R是採用單核心版本的Snapdragon 400處理器,我有預感可能會在即將到來的結婚紀念日之前買到一只採用四核心Snapdragon Wear 2100處理器的的華為(Huawei) Watch 2 Classic;如果我猜得沒錯、而且如果那只華為手錶在性能或其他方面比我現在戴的手錶進展更多,我會再來跟各位報告。

此外,就我所知,從性能的角度來看,最新、最高階的Snapdragon Wear 3100不過是一次例行的更新罷了,它的主要亮點是延長了電池續航時間,這要歸功於它採用了第五個低功耗處理器核心,設計方法類似arm的big.LITTLE架構。

說到結婚紀念日…我老婆對穿戴式裝置有什麼要求? 正如我在先前的文章中曾經分享過的,經過短暫試用Pebble,她最後還是選擇了Fitbit Blaze (圖7)。她有時候仍會戴著它,特別喜歡其睡眠和活動追蹤功能(出乎我意料的是,與其他智慧手錶相比,該裝置僅支援有限的通知對她來說反而還不錯);她有時候會想要戴傳統手錶…同時又不想放棄對睡眠和活動的追蹤。

EDNT181213_wearable_NT31P7

圖7:我老婆比較愛功能簡單的Fitbit Blaze。

Fitbit系列產品非常…多樣化(另一種說法是「過於龐雜」,各人看法不同),有各種外觀、以及有/無顯示螢幕等等機種可選擇,功能也五花八門;Flex 2對我老婆來說太簡單,新推出的Charge 3又太寬,而且很像一只手錶。Alta產品系列(圖8)則恰到好處,其中支援心率量測的HR版本正好支援她正在尋找的、採用光體積變化描記圖法(photoplethysmography,PPG)的光學脈搏感測器。

就算手腕上已經戴了一只傳統手錶,還有空間可以容納一只Alta HR (也可以戴在另一隻手腕上)。與Blaze一樣,Alta HR也提供可替換的錶帶(這非常重要,雖然價格高得離譜…以上是一個愚蠢老公的不負責任評論),有金屬、皮革等等不同材質的選項。她可以同時將Blaze和Alta HR與她的Pixel XL智慧型手機綁定,看當日穿著風格來選擇一個適合搭配的。

EDNT181213_wearable_NT31P8

圖8:我打算送老婆一只Fitbit's Alta HR作為結婚紀念日禮物。

以上是筆者自家的穿戴式裝置使用現況與選擇觀點──至少是在2018年秋冬;你自己或你家對穿戴式裝置的態度又是如何?歡迎分享!

本文同步刊登於電子技術設計2018年12月刊雜誌

(參考原文: Wearable trends: a personal perspective,by Brian Dipert)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