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請您簡單自我介紹?

我最初的工作是編寫軟體程式,在那段期間,必須對底層硬體(underlying hardware)非常熟悉。當時的應用程式軟體和現在的嵌入式軟體非常類似,我在那個領域做了幾年之後,轉向產品管理和行銷工作,但我從未因此放棄鑽研技術。

在本世紀初,我開始設計和建造搭載八位元微控制器(MCU)的小型機器人。當我在2005年加入Screaming Circuits時,才真正開啟技術寫作和演講生涯,並且在2006年開始撰寫Screaming Circuit的部落格文章。Screaming Circuit讓我有機會接觸更多種類的新興技術,對我來說是一個理想的平台。說真的,你很難找到興趣與工作內容相符的工作。

EDNT181018_Duane-Benson_NT01P1


Screaming Circuits首席技術專家Duane Benson

你最喜歡的電子工程開發的哪個部分?

我喜歡尋求理解,而經常沒有完成我的專案。我通常花了大部分時間在了解案子,這可能是為什麼工程開發只是我工作的某一部分,而不是重心。但在Screaming Circuits則不同,我能接觸到更多技術,並且在不同領域學習到更多的東西,而不僅僅專注於某個領域。我在這裡的工作主要是學習和傳播知識。

你發表過任何專利或推出過什麼品牌嗎?如果有,請告訴我們。如果沒有,你知道自己在追求什麼嗎?為什麼?

我是us 5576844專利的共同作者,此專利於1996年發佈,用於互動式學習系統,此系統採用錄影帶,這在當時是一個革命性的互動式系統。我的貢獻是開發使用者介面,用於建立課程的軟體。不幸的是,當時CD-ROM正流行,採用錄影帶技術已經落伍。

Screaming Circuits成立於2003年,為Milwaukee Electronics的子公司,滿足客戶對於小量原型產品(Protos)的訂單需求。我一直想辦法遠離這個工作,開發原型產品的過程通常相當痛苦。隨著表面黏著(surface mount)零件開始普及,手焊方式逐漸減少,原型產品必須外包給製造代工夥伴。然而,原型產品的需求總是事後才想到,只有在較長生產時間中的產線休息空檔,或是當製造商沒有訂單時,才有時間製作原型產品,也許需要等候幾週時間才能排上SMT產線。另外,有一種情況是量產製造商會製造原型產品,只為了取得大量訂單。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創立Screaming Circuits,並與母公司分割開來。我們的定位是小量製造,並非為了當作誘餌,或是造成生產上的困擾。設計過程中的不確定部分通常會造成混亂,我們想專注於原型產品的製造,減少混亂的狀況。為了做到這一點,我們大大地簡化了報價和訂購流程,並將資訊放到網站上,讓工程師們容易獲得這些資料。

在過去幾年中,客戶們也開始與我們合作,進行中批量製造。大多數製造商不喜歡接幾百台或幾千台的訂單,並希望有實際的需求量預估數字(forecast)。我們的工廠允許這兩種生產模式共存,而不會影響到製造原型產品。公司的使命在於重塑北美製造業,大量生產消費電子產品的模式永遠不會再回到美國本土,但在這裡仍有許多創新產品,不適合那種海外的量產模式,它需要靈活性、能力和速度,不只是把零件放在板子上,我們是真的能讓人們更輕易地開發偉大的產品。

你做了很多關於不同主題的演講。到目前為止,你最喜歡談論的話題是什麼?能說明一下嗎?

我喜歡談論如何提高電腦主機板的可製造性。我們看到了這麼多不同的板子設計,並在我們的工廠裡學習了許多經驗,包含如何以驚人的速度解決製造方面的問題。有時候,我們甚至會看到尚未公開的先進零件,我們必須搞清楚如何運用它們。隨著電子設計業界進行裁員的同時,大量的產業知識也隨之消失,許多才華橫溢的工程師根本沒有被傳授如何製造板子。大多數設計上的問題很容易避免,但不一定容易被發現。舉些簡單的例子,像是「不要把開放導通孔(open vias)放在焊墊上(land pads),或者「當BGA間距小的時候,電腦板的表面處理不要使用噴錫(HASL)方式」,注意到這些細節可以成功地完成專案,反之則可能失敗,變成報廢的板子與零件

您的作品可見於Circuits Assembly雜誌、EE Times等不同線上媒體,並發佈於Screaming Circuits的部落格中。您如何讓自己隨時吸收到電子產業的最新發展趨勢?

我從孩子們身上學習,他們抱持開放態度,像海綿一樣不斷地吸收資訊,我也想辦法做到這個地步。我閱讀科技資訊並與工程師、零件製造商、製造夥伴聊天,也會去商展參觀,同時也開發與製造產品。我喜歡科技產品和技術,並盡可能地吸收它們。在過去,我的興趣是讀百科全書和字典,我現在依然保持閱讀習慣,但內容偏重技術資料,包括規格手冊(datasheet)和技術標準相關的文件。

工程開發的方向經常會有變動。你的職涯中有碰到類似的狀況嗎?當你碰到時,會如何處理?

一個很好的例子是網路公司的興盛和泡沫化。在那段時間裡,我曾在幾個網路新創公司工作過,當時參與網際網路科技對我來說,是一段美好的時光。9月11日之後,客戶消費大幅降低,因此,我在2001年11月失業了。我當時覺得要在網路產業找到一份新的工作,要花一段很長的時間。我重新評估了科技產業的未來發展,在我看來,硬體將重新受到重視,雖然當時看不出這個跡象。

硬體外包在1990年代和2000年初達到真正的鼎盛時期。公司將大部分或全部的設計工作發包到海外,因此,越來越少的人在畢業後擔任硬體工程師。而且,當時開發工具套件的功能並不如現今的強大,價格也比較昂貴,也較不容易使用。儘管如此,我可以預測到未來的轉變。於是,我擦乾淨我的舊零件箱,重新鑽研DigiKey這間公司的產品,然後一頭栽入微控制器的世界。正因為如此,我才得以進入Screaming Circuits工作。

電子產業在未來幾年發展方向為何?

工具套件越來越容易取得。零件的功能變得更強大、更多用途、更易於整合。至少在未來十年,硬體新創公司將繼續其爆炸性成長。

每個人都聽說過物聯網(IoT)、機器人和虛擬實境(VR),這是現今的熱門話題。這些日子以來,我一直在思考擴增移動(augmented mobility),包含實驗性外骨骼(experimental exoskeletons)、先進義肢(advanced prosthetics)、和自駕車,但它仍處於起步階段。Augmented mobility將是下一個發展重點。當大腦能控制外骨骼和義肢的運動,並能穩定操作時,Augmented mobility將開始充分發展。這需要在電子和機械領域之間,進行更多的功能整合和混合(hybridization)。

請問你在工作之餘的嗜好?

我會攝影、騎自行車、健行,我喜愛野外和野生動物,我也花了很多時間去把玩電子產品。

你認為一名成功的工程師需要什麼樣的人格特質?

保持開放的心胸,永遠不要停止學習。到幾歲學習都不嫌老。基本上,有兩個理念驅使著我,一個是讓我所處的世界變得更美好,另一個是保持對知識的渴求,我強烈推薦這兩者。

(參考原文:Interview with Duane Benson,本文原刊於EDN姊妹刊,ASPENCORE旗下EEWeb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