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8年10月4日,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有一群學生創建了一種線性量測新單位:斯穆特(Smoot);這種量測單位是來自於當時的MIT學生Oliver Smoot,他用自己的身高來量哈佛大橋(Harvard Bridge)長度,也讓這個非標準單位聲名大噪。不過因為Smoot的長度一直在改變,於2016年進行了重新校準。

哈佛大橋沿著麻州大道(Massachusetts Avenue,當地人簡稱Mass Ave)橫跨查爾斯河(Charles River),兩岸分別是波士頓(Boston)與劍橋(Cambridge)兩個城市,MIT是在Cambridge那一側──聽說在Cambridge還有另一所以文科聞名的大學(EDNT編按:就是哈佛大學- Harvard University),但MIT人都不想承認它的存在。

MIT的學生社團──Lambda Chi Alpha兄弟會──在1958年的迎新惡作劇中用新生Smoot的身高來量測哈佛大橋的長度,當時量出的長度是364.4 Smoots加減1隻耳朵。不過到了2015年,量測出的橋樑長度變成371.3 Smoots (加減1隻耳朵),然後在第二年重新校準;以下讓我們來做做數學題,看看為何會有如此變化。

1958年,Smoot的身高是5呎7吋(67吋,約170公分),為了量測橋的長度,他重複躺下、站起來364.4次,得出約2萬2,415吋/2034.6呎的長度(加減1隻耳朵);但是Smoot的身高在2015年縮水為65.75吋(約167公分)。以1958年那時候的橋樑長度計算方式──其中的「耳朵」不確定性我們先忽略──得出現在的橋樑長度應該是371.3 Smoots。

當然Smoot先生的身高可能還在繼續縮水,但那樣的「不確定性」我們可以忍受,而最新的「官方」量測結果,將哈佛大橋長度修正為372 Smoots ±11隻耳朵。(EDNT編按:MIT是在2016年的4月1日愚人節進行Smoot單位的重新校準,請點此連結參考當時的「官方新聞稿」,還有1958年的橋樑長度量測現場照片;下方視訊是作者的現場拍攝)

筆者在2018年的9月29日走過哈佛大橋,長度重新校準的標記清晰可見,也還能依稀看到原始的一些校準標記;以下請看幾張現場照片:

EDNT181008_Smoot_NT01P1

在哈佛大橋Boston側的終端有一個指向MIT的箭頭;橋上依稀可見到一些最原始的塗鴉標記
(來源:Martin Rowe)

EDNT181008_Smoot_NT01P2

哈佛大橋上每隔10 Smoots會有一個標記,每50 Smoots也會有一個記號,還有很多其他附加記號
(來源:Martin Rowe)

EDNT181008_Smoot_NT01P3

在89 Smoots處有人做了一個標記(EDNT編按:AT9與89的英文發音相同)
(來源:Martin Rowe)

EDNT181008_Smoot_NT01P4

186 Smoots處是標記從Boston走到MIT路程的一半,寫下這個句子的那位同學看來考試沒考好?
(來源:Martin Rowe)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The Smoot, recalibrated,by Martin Row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