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1970年代大學畢業後的第二份工作,是在一家供應PCB裸板測試系統的公司;那些系統用已知良好(known-good)的板子校準,然後能為後續生產的電路板進行短路與開路(shorts and opens)測試。

那時候我們推出了一款新版本系統,我分配到的任務是為該款高電壓開路與短路測試儀器設計數位邏輯;當時沒有微處理器,只有TTL (Transistor-Transistor Logic)邏輯IC,LSTTL與CMOS邏輯都還沒問世,而且那家公司的系統是採用繞線板(wire-wrapped boards)──不是PCB板──來安裝IC。

我的設計有超過150顆IC,大多數是14與16接腳的DIP元件,所以完成後的原型就像是下面這張圖:

EDNT180815_wrapped_NT01P1

當我開始進行電路各區域的除錯,幾乎每個區域都按照設計運作,除了一個關鍵部份;於是我熬了好幾天夜試圖找出問題所在,替換IC、重新為IC繞線,又移除了幾個單獨區域的繞線…但都行不通。我老闆還有主持專案的工程師也花了好幾個小時試著幫忙,終於在把所有區域都摸一遍之後,那個關鍵部份開始運作了,但是斷斷續續的。

在週末加班也沒辦法解決,我週一早上進公司時沮喪得想放棄…借了一個手電筒仔細查看電路板,發現有一小段約1吋長、皺巴巴的裸繞線半塞在鼠跡網(rats nest)內;在我拿掉那條線之後,系統就開始正常運作。我終於解脫了,我的老闆也很高興,所有事情終於走向正軌。

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條線到底是從哪跑來的?最後我猜想是團隊裡有隻「黑手」,但我一直沒有找出到底是誰,而且我在那之後也完成了好幾個成功的設計。而這個教訓我也銘記於心:遇到任何事情進展不順,或許可以試著以私家偵探的眼光來觀察一下,是不是周遭有心懷惡意的小人想破壞你的設計…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It's a wire-wrapped board sabotage,by Mike McNatt;本文作者在Advantech旗下B+B SmartWorx負責EMC與安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