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一件事炒得很熱:

在之前3GPP的會議決定5G Polar短碼和長碼方案的投票中,中國華為提的L+P方案受到除了聯想之外的所有中國公司和組織的支援,而中國聯想(包括其收購的摩托羅拉共兩票)和日本、韓國、印度等國家的公司和組織都投給了美國高通的LDPC碼方案。

一時之間,坑隊友、美的良心(編註:沒良心之意)等詞語噴向了聯想。

5月16日,聯想集團創始人、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也攜聯想控股總裁朱立南、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發出內部信,向聯想全體員工說明「5G投票」實際情況和調查結果。他還特別提到,他和華為主要創始人、總裁任正非通話,任正非力證聯想投票並無問題,兩人共同表示,中國企業應該團結,不要受到挑撥離間。

非通訊領域的工程師可能對具體的細則不是很清楚,電子技術設計(EDN)中國版的編輯綜合整理還原一下。

解釋下其中的短碼長碼:華為拿到的Polar碼是於2008年由土耳其畢爾肯大學(Bilkent University)教授Arikan首次提出,是編碼界的新星,而高通的LDPC碼是於1963年由美國Gallager提出的一類具有稀疏校驗矩陣的線性分組碼,不僅有逼近香農(Shannon)理論的良好性能,而且解碼複雜度較低,結構靈活,並且經過40年的改進,目前LDPC碼比之前相對更完善。很明顯,從技術上來說,LDPC碼更加成熟。

高通在資料碼上拿下了LDPC碼,華為在控制碼上拿下了Polar碼。Polar碼用在長訊號,以及資料傳輸上更能體現出優勢,香農理論的驗證也是Polar在長碼上實現的,短碼實現不了。

詳讀3GPP官網後的發現

中國知乎網友「patrick」把3GPP官網詳細看了一遍後給出總結:(附上3GPP官方兩次會議的文件)

編碼分為資料碼和控制碼。控制碼部分華為佔據優勢比較大,大部分公司都投了華為(包括聯想和摩托羅拉行動部門,3GPP會議R1-87,美國內華達)。

問題就出在資料碼。資料碼又分為長碼和短碼,當時有四種方案。(3GPP會議R1-86b,R1-1610607,葡萄牙里斯本)

1.高通碼(獨佔);

2.華為碼(獨佔);

3.高通長碼+歐洲短碼;

4.高通長碼+華為短碼;

方案3只有幾家歐洲和日韓廠商支持。方案2只有華為支持,出局。方案1和4是鬥爭最激烈的。歐美廠商(上海貝爾是外資控股佔有優勢),印度及日韓廠商投給方案1。

除了聯想和摩托羅拉行動部門外,中國廠商、臺灣及新加坡都投給方案4。據網路上資訊說高通的部分編碼專利即將過期,所以投方案4無論是對公司還是對國家都是利益最大化。

以下還有幾個反對性投票:

1.高通碼作為eMBB情景下的唯一編碼。

反對者:華為、海思、中興、中興微電子、中國移動、展訊、OPPO、小米、酷派、聯發科、努比亞等。

2.eMBB情景下使用長碼高通碼,短碼加入華為polar碼支持。

反對者:三星、NEC、Intel、高通、上海諾基亞貝爾、諾基亞、摩托羅拉行動部門、聯想、愛立信、華碩、三菱、索尼、夏普、富士通等。(這項只有聯想、摩托羅拉行動部門、華碩投了反對票,其他國內廠商都沒投,包括聯發科)

3.eMBB情景下使用長碼高通碼,短碼加入歐洲turbo碼支持。

反對者:華為、三星、海思、諾基亞、高通、華碩、三菱、OPPO、Intel、酷派、小米、聯發科、努比亞、中興、中興微電子等。

86b會議只定下資料碼長碼給高通,短碼方案幾派分歧巨大,故未定下次會議再討論。結果到87次會議,最後華為基本拿下控制碼方案,高通拿下資料碼長+短碼方案。

事實上,即使當時聯想和摩托羅拉行動部門都投給方案4,也不一定能確保華為一定能拿下資料碼中的短碼編碼方案(據說是因為內部投票權重不一)。但是,贊成票時聯想和其下屬的摩托羅拉行動部門都投給了方案1(高通碼獨佔)),而在反對票時又投給了高通長碼+華為短碼的組合,其中原因耐人尋味。

兩次會議投票流程

中國知乎網友「卿仔菌」做了個流程圖,希望能讓大家更清晰地瞭解兩次會議投票流程。

前一次會議#86b時間為2016年10月,後一次#87為 11月。華為發表聲明稱聯想投贊成票,點明了是2016年11月的會議。

20180517NT01P1

20180517NT01P2

如圖所示,在86b的投票中,由於聯想及摩托羅拉行動部門2票反對(共27票反對),導致LP方案反對數大於L方案反對數(24票反對),最終結果為短碼方案未能確定,但長碼確定為高通方案。

本輪投票聯想的表現是:全面支持高通拿下長短方案,且是其中唯一的中國企業。

由於上輪短碼未能確定,因此進行87投票:結果為短碼也使用高通方案。本輪聯想表現是:改為支持華為。

如果上述圖也看的累的話,知乎網友「躡雲香客」的一句話點評的好:

打個比喻,資料短碼投票像足球賽,本來華為可能會微弱獲勝,聯想倒戈進入了延長賽,而延長賽華為輸了。

是否應該以愛國的道德觀綁架技術標準?

其實在以往的2G/3G/4G的標準制定過程中,中國相比美國是處於劣勢地位的。在最初3G最終方案確定前,中國才透過大唐電信草草拿出自己最後的提案TD-SCDMA,最後靠著一些兄弟國家,一舉成為3大標準之一,中國移動更是耗資千億來建支援自己協定標準的基地台。在2G時代,中國完全沒有話語權,中國公司更是繳交大筆專利費,而這些專利費肯定會算在消費者頭上。所以,或許經歷過這些,才有中國公司在3GPP的5G標準會議上的齊心協力吧。

但是,如果說是由於聯想的反對,才導致華為的Polar碼方案丟掉了短碼,這是不符合事實的。

中國知乎網友「CoucheTard」總結,在短碼方案上,需要注意以下事實:

聯想反對過Polar碼(RAN1 #86b會議),但聯想最終支持Polar碼(RAN1 #87會議)#86b,聯想的反對不具有決定性 #86b,聯想是唯一反對Polar、支持LDPC的中國公司。

不過無論聯想本心如何,polar沒拿下短碼不是聯想的責任。

那麼,我們要不要用愛國的道德觀去綁架一個技術標準?針對這個問題,EDN中國版的編輯非常贊同「CoucheTard」的看法:

第一,標準制定本來就不是純技術層面的事情,標準做的是選擇,選擇的背後是利益;

第二,道德就是利益的抽象實現,具有共同利益的一方,將符合他們利益的行為抽象出來,這就是道德的形成。談利益、講道德,這是好事。如果所有人都清楚自己的利益在哪裡,事情就比較好辦。

3GPP之所以在4G取得巨大成功就在於能協調各方利益,整合各家技術,維護好產業生態讓大家一起發財。一個組織要成功,必須分配好利益,國家也是一樣。

這個話題成為焦點,就是因為大部分吃瓜群眾是明白自己利益所在的,所以在知道聯想作為中國的企業卻做了不符自己利益的事情的時候才會批評聯想,尤其是中興事件剛發生沒幾天。並不是說吃瓜群眾無事生非把問題擴大化提升到了愛國層面,而是因為5G產業的話語權之爭本身就關係到中國通訊產業和相關行業的巨大利益

胡安的話:無論怎麼樣,我都支援中國企業在任何領域為中國爭取話語權!如此愛國之心,希望不要接到網信辦(編註:即中國互聯網信息辦公室)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