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電影《畢業生(The Graduate)》中,一位家庭朋友用一個詞概括了達斯汀˙霍夫曼(Dustin Hoffman)飾演的Ben Braddock應邁向的未來道路:「塑膠(plastics)」(編註:當時,塑膠產業被視為非常有前景的新興產業)。但這觀點自1967年以來發生了變化,RealWear席執行長Andy Lowery將會告訴你,「半人馬(centaurs)」關係從現在到未來的一切。

你可能會記得,神話中的半人馬是半人半馬的怪物,電腦輔助則定義了現代的半人馬。國際西洋棋超級大師加里˙基莫維奇˙卡斯帕洛夫(Garry Kimovich Kasparov)這位傳奇人物,用這個詞比喻那些用弈棋機戰術運算能力來補強自己西洋棋戰略智慧的人類棋手。

據說,對於單獨一個人或單獨一台電腦來說,要想擊敗一位能幹的西洋棋半人馬幾乎是不可能的。

人類現在正在成為通用半人馬。Lowery評論,「嬰兒潮一代正在退休,千禧一代則不記得他們手上什麼設備也沒有的時候。」

半人馬行為的一個常見的例子是,即使去老地方,也用全球定位系統(GPS)輔助來導航。一些年紀大的人可能偶爾這樣做,而千禧一代(和更年輕一代)傾向於做到準確無誤。這正是他們學會做事的方式,Lowery認為。

實現「半人馬」意義的裝置?

RealWear決定設計一款可用來實現半人馬的設備——HMT-1。該公司出售一種可安裝在頭盔的設備,在網狀懸臂上裝有一個小型視訊顯示器(圖1)。HMT-1針對工業環境進行了強化,提供使用者可能需要的任何視覺支援材料——手冊、教學和視訊等。

20180509NT01P1 圖1 HMT-1頭盔安裝設備。

它是物聯網(IoT)的經典用例之一,也是5G支持者嚮往的類型。

實質上,HMT-1幾乎具有與Android平板電腦一樣的元件,包括高通(Qualcomm)8核心Snapdragon 625處理器、16GB記憶體、Wi-Fi和藍牙(Bluetooth),以及USB和MicroSD插槽。

上述元件被重新組織進強化的馬蹄形裝置內,進而可安裝到安全帽或其他頭盔上。順便說一句,它就是頭戴式平板電腦(HMT)的衍生產品。除配置外,最明顯的區別是螢幕較小—其高度和寬度與火柴盒相近—但近距離(1~3cm遠)看,影像清晰可見(圖2)。

20180509NT01P2 圖2 作者親自試戴配有HMT-1顯示器的頭盔。

該裝置採用一顆標準的5號可充電電池供電,更換電池也非常簡單。一般使用情況下,續航力大約是12個小時。

HMT-1基於Android,可以託管任意數量的應用。用戶可以調用本機存放區的材料,也可以連網,接取儲存在其他地方的材料。

與普通平板電腦的另一個區別在於,它完全是語音啟動。還可以使用USB插槽添加滑鼠或操縱桿,但主要輸入方法是語音。Lowery指出,這項技術與Alexa和Google「完全不同」。「HMT-1走了條明顯不同的技術之路。」

RealWear運行HPE視覺化遠端指導(VRG),來為HMT-1的語音輸入功能提供機制。HMT-1目前已可以辨識相當豐富的特定命令,Lowery表示,接下來的研發工作之一是使其可支援自然語言。

HPE VRG還使HMT-1用戶可以與 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的任何人進行協作或向其諮詢。透過使用HPE VRG既有的功能,用戶和遠端訪客可以共用HMT-1攝影鏡頭捕獲的視訊,而遠端訪客可以即時注解該視訊。想想專業足球比賽電視解說員使用的視訊標記器,請參閱下文「籃球愛好者社區(The hoops connection)」部分。

HMT-1的大多數用戶都使用它來接取對他們所做任何事情有用的資訊來源。這就是為什麼Lowery傾向於將HMT-1作為知識轉移平台。有了它,半人馬就可以向電腦尋求幫助來完成任務。

HMT-1鎖定輔助實境市場

這種差異影響RealWear瞭解市場細分的方式。為了瞭解細分市場,我們需要定義以下術語:

˙虛擬實境(VR)是指視野內所有東西都是電腦產生的影像。

˙擴增實境(AR)是指將電腦生成的影像投影到實境世界中。它是混合實境(mixed reality)的一種形式。

˙擴增虛擬(Augmented virtuality)是指將真實物體置於虛擬實境中。它也是混合實境的一種形式。《銀河飛龍(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中的全像甲板(holodeck)即為一例。

˙輔助實境(Assisted realit)是指電腦產生的影像在抬頭顯示器(HUD)中呈現。

RealWear瞄準的是輔助實境市場。HMT-1不是輔助/增強/虛擬實境設備市場上技術最先進的設備,這是設計使然。

該公司對出風頭的興趣不大,其更感興趣的是在今年年底成為全球最大的可穿戴公司。

為此,如果某款全功能設備是基於穩定和成熟的技術設計,那麼就可以將它可靠地用於工業應用。此外,對於軍用和軍用外包市場,這也可以使它更容易地取得相應的軍用技術成熟度/製造成熟度(TRL/MRL)準則的資格。

Lowery表示,RealWear 2018年的年營收目標為2,000萬美元。每台HMT-1售價約為2,000美元,目前為止,該公司已出貨3,000台。2018年第一季多一點的時間內,該公司實現的目標也稍微超過了四分之一。

HMT-1的客戶包括:石油公司——在石油鑽井平台上使用它;菲多利(Frito-Lay)——其洋芋片工廠雜訊太大,車間工人在使用HMT-1之前根本無法溝通,以及芬蘭的一家醫院——利用它來拍攝手術視訊,以培訓其他外科醫生。

顯然,RealWear的HMT-1將從5G無線寬頻連線中獲得無限好處。在提到無線連接時,Lowery稱該設備是典型的串流媒體視訊應用。

該公司有意不在產品中建立4G或5G連接,因為那樣做,它就必須要經過聯邦通訊委員會(FCC)批准流程,就會延遲產品上市時間,而得拖到2018年的某個時候才能上市。該公司面臨整合無線寬頻連線和獲取早期市場主導地位的兩種選擇——它選擇了後者。

實際上,HMT-1用戶可以透過設置Wi-Fi熱點來連接寬頻連線,且其可以是有線或無線方式,不過,該產品未來的版本可能內建5G。Lowery說,正是出於這個原因,諾基亞(Nokia)和華為(HuaWei)都對HMT-1表現出興趣。

籃球愛好者社區

現在該說說前美國男子職業籃球聯賽(NBA)球員傑羅姆˙威廉斯(Jerome Williams)了。在場外,威廉斯的親和力掩蓋了他的NBA綽號—垃圾狗(Junk Yard Dog)——你仍然會偶爾聽到他以第三人稱的方式這樣自稱。當威廉斯第一次看到HMT-1時,他告訴Lowery:「你錯過了市場……NBA、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MLB)、美國職業橄欖球大聯盟(NFL)和北美冰球聯盟(NHL)的每一位教練手中都必須人手一部。」

威廉斯現在是名國際教練,培訓世界各地的年輕球員,他每次旅行只會和任何特定球員見幾次面,然後由當地的教練繼續做輔導。問題在於,本地教練的籃球專業技能非常少,有時候,威廉斯試圖教授的課程沒有得到強化,或者更糟糕的是,結果適得其反。威廉斯說,「課程沒有持續。」

所以他一直用HMT-1來協助教練。教練在訓練中佩戴它,威廉斯就能夠看到球員;再借助語言翻譯應用,就能向教練傳達如何強化他以前教給球員的內容,以及如何讓球員獲得這些技能,而且他可以從任何偏遠的地方這麼做。威廉斯說,籃球讓他有機會接受到他以前從未能負擔得起的教育,「這就是我所推動的:經濟發展機會。」

此外,威廉斯還勸說RealWear推出可與硬質棒球帽協同工作的設備版本。

(參考原文: RealWear aims to dominate assisted reality market with head-mounted tablet,by Brian San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