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立冬以來,我奔走於AspenCore遍佈全球的編輯分社之間,開始與本社各地的編輯們一同整理2017年回顧和2018年內容展望和規劃。敘事之際,我們不禁深感,從矽谷到波士頓、到蘇黎世,在與世界各地工程師、原廠和供應鏈廠商的接觸中,全球都密切關注中國半導體製造業的迅猛發展。特別是繼早期已具規模的上海、蘇州和北京之後,成都、深圳、南京、西安、廈門和武漢等中心近年也加大招商建廠。

一系列的巨額投資在完善製造工藝佈局之餘,必然拉動全產業鏈,包括與製造業息息相關的材料和設備領域。10月剛結束的十九大更為中國製造指明了一條在人工智慧、物聯網、智慧駕駛和現代供應鏈等,新一輪綜合產業力提升的、令人振奮的製造強國發展路線。

就在此時,中國東海彼岸的日本正面臨著空前的電子製造業危機。儘管具體原因多樣,但長期對重工業和家電的過度依賴以及對電子產業數位化的重視不充分,讓夏普(Sharp)等知名日企變賣轉讓。據本社歐洲分社總編Jürgen Hübner分析,以工業4.0和無人駕駛技術為主要研發領域的德國最近對日本的原產商關注也不如以往。一時間似乎日本半導體產業開始整體崩塌,大勢已去。

然而故事並非如此簡單。AspenCore首席國際特派員吉田順子(Junko Yoshida)於10月份在日本神奈川縣的報導講到,分析日本半導體產業不能只看到主業是半導體的公司。以總部在東京的東麗株式會社(Toray Industries)為例,其傳統業務本來為纖維、紡織、塑膠及化工,但公司近年已成功擴展到與電子線路和半導體相關的高級材料和光學過濾材料,並儼然成為奈米纖維、碳纖維和一種稱為奈米合金的微結構控制技術方面全球領先的強權。

另外一個例子是建築機械和礦山機械公司小松製作所(Komatsu Group)。小松旗下的KELK事業部從獨特的製作材料、精確元配件的製作工藝和節能模組三個角度,突破了在光學通訊基礎設施和半導體生產設備方面的熱電模組研製,現已悄然進軍物聯網能量採集市場。

這些看似矛盾的資料點,其實為中國半導體產業的發展既提供了前車之鑒,也指出了突破契機。首先,半導體產業是一龐大的生態圈,上游的材料研發和生產設備技術,下游的新應用領域和場景創新,與半導體的製作相映相成,三環節一併發展,以全面視覺建設產業環境、技術創新、發展路線和人才儲備,才可為發展注入長遠的可持續性。

其次,中國的特殊國情在互聯網產業的市場發展階段、使用者特徵、競爭格局和企業創新特點等方面一直發揮著強大的催化加速作用。中國市場的規模大、增速高和潛力足,為中國互聯網業界創造了大好宏觀條件,而各互聯網公司也積極利用了這些優勢,屢屢取得有里程碑意義的突破。例如,據今年4月最新資料,螞蟻金服旗下的「餘額寶」經營的資產規模已達到1,656億美元,超過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貨幣市場基金。

AspenCore相信,中國的半導體生態圈也具備類似甚至相同國情優勢。只要中國企業著眼營建全方位生態圈、在新型領域做好佈局、並充分利用國情優勢,必可彎道超車,奪取世界領導地位。

寫到這裡,本期社論要真誠感謝大家。本社10月底在中國深圳成功舉辦由亞太分社總分析師張毓波主持的《2017全球分銷與供應鏈領袖峰會》,吸引了600多名現場聽眾,以及1萬多名場外視訊直播觀眾。會後有很多朋友當面或致函贊揚我們內容豐富風格活潑,既讓我們倍感欣慰,也令我們誠惶誠恐。

會間登台講演和參加討論的各位嘉賓,我們感謝您作為企業領袖卻百忙中抽出時間,在峰會熱情慷概地分享您的卓識遠見。所有的與會朋友,10月底正值下半年業務高峰期,很多朋友特意拿出一整天積極參與我們的活動,有的甚至遠從外地趕到深圳。我們感謝您對本社莫大的信任。我們的特別贊助夥伴,感謝您對中國電子產業的大力支持和積極推動。

能與您志同道合併肩合作,本社深感榮幸自豪。自創建以來,本社以效勞電子產業的各位實業家和創新者為己任,透過執著的深度分析報導和評論,獲得大家以開放的姿態擁抱,成為亞太地區和全球電子界最有影響力的論壇之一。在此我謹代表本社全體同仁向大家的支持表達最衷心的謝意。

猶如已往,您若有任何建議或評論,請直接寄信給我或與您最喜愛的編輯聯繫。謝謝您的支持!

20171110_VictorGNov_NT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