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L提出的使用案例是5G技術開發及相關5G標準開發過程的組成部分。不同的使用情境將有不同的網路需求——有時截然不同,因此業務規劃和網路升級必須相輔相成。潛在使用情境的數量取決於計數者,以及他們決定將哪些應用計算在內,但具體應用的範圍不出3個非常通用的類別,到十幾個或者更多。

5G所涉各方(服務供應商、技術推動者、客戶)都在決定首先要使用哪些使用情境,以及這些使用情境需要包含哪些使能技術——從半導體到網路系統、到軟體,到最終使用者產品等各個方面。這就使得瞭解哪些使用情境可能值得追求,實際上哪些使用情境會被追求,以及它們的追求者會變得重要。

國際電信聯盟(ITU)制定了一個使用情境分佈圖——它是個三角形佈局,將應用類別分配給每個邊角(增強移動、大型機器類通訊、超可靠和低延遲應用),然後在三角形中基於特定應用(語音、智慧城市、擴增實境等)在多大程度上與每個類別特性相契合給出圖示。這個佈局有多個版本,有些比較複雜,有些不太複雜——這裡引用的分佈圖來自2016年9月國際電信聯盟的展示。

20171006NT02P1 國際電信聯盟5G使用情境分佈圖。

ADL撰寫了一份名為《5G部署模式正在成形(5G deployment models are crystallizing)》的報告,其中說明了電信營運商為何現在需要找到使用情境——如果不能從先行進入到市場當中獲利,那也可將其作為防衛措施。ADL指出,在過去只有電信公司才有能力推出新一代無線技術的情況將不復存在。非電信營運商正在進入5G領域,包括Google、Facebook、蘋果(Apple)、日立(Hitachi)、Scania、NEC、愛立信(Ericsson)和Comau等。

ADL已經確定了5個實用使用情境,其中一些旨在建立市場領導地位,另一些則更具演進性,代表著在實際市場上更佔有一席之地的意圖。這5個使用情境及其各自的主要支持 者如下:

  1. 千兆寬頻到戶(Verizon);
  2. 下一代行動用戶體驗(T-Mobile);
  3. 未來企業網路(沃達豐,Vodafone);
  4. 數位產業生態系統(韓國電信);
  5. 基礎設施即服務。

ADL表示,現在就確認哪些模式將佔主導地位還為時過早,但是其認為近期5G最有希望的推動者將會向企業提供生產力並實現新的業務模式。事實上,這些方案還沒有什麼實際的例子,它們是ADL推薦給尚未選擇使用情境的電信公司,考慮的選項。

千兆寬頻到戶

ADL將5G視為光纖到府(FTTH)和有線寬頻(又稱DOCSIS)的補充,作為將每秒數百兆bit的流量提速到每秒千兆bit的一種手段。滿足超過4K(6K、8K甚至更高)解析度的電視節目,以及虛擬實境(VR)和擴增實境(AR)等需要更快速度的需求。VR和AR應用幾乎可以肯定將會包括沉浸式比賽實況轉播。法國初創公司Devialet正在製作一個音響系統,以重現巴黎歌劇院和其他場所的活動,而視訊將很有可能被添加進去。

每個具體應用可能都需要特定網路配置。ADL指出,例如為了最小化延遲,VR遊戲可能要求遊戲公司將其核心伺服器與網路營運商的邊緣網路服務器整合。

下一代行動用戶體驗

5G可以用來簡單地提供更好的服務,並透過提供更高水準的服務來收費。然而,另一種可能是與內容供應商合作,來改善合作夥伴的服務。ADL表示,這種使用情境將取決於低頻帶的使用,例如T-Mobile最近就購買了涵蓋美國大部分地區的600MHz頻段的頻譜。

據ADL所述,這種方法還會要求營運商來動態管理其網路。它可以作為軟體定義網路(SDN)和網路功能虛擬化(NFV)的參考——這兩種趨勢正影響到所有的網路形態,儘管其最初設想只是用來方便5G的開發。

未來企業應用

ADL表示,有幾家公司準備在5G網路上推出服務,跨越4G以利用5G固有的3大首要功能——切片(slicing)、安全性和毫秒(ms)級延遲。切片是邏輯上隔離網路單元的過程,否則其將被用作共用資源。

ADL引述的需要專用資源的應用包括:採礦、自主駕駛和機器人。這些類型的應用將要求供應商和客戶在網路定義和部署方面緊密合作。

例如,沃達豐最近宣佈將至少部分基於5G連接來與客戶合作開發具體解決方案,用於整合供應鏈、機器對機器(M2M)環境和各種工業應用。一個具體的例子是沃達豐和日立正在合作搭建軌道分析和營運管理平台。

數位產業生態系統

企業應用意味著要為特定客戶定制網路配置。數位產業生態系統意味著特定行業的每個參與者都可以從特定的網路配置中受益。它們包括農業、智慧城市(包括城市交通),以及醫療保健等。ADL解釋,這種模式將依賴於「以合理的費用(隨生態系統的增長而調整)」提供中立基礎設施的營運商。技術要求包括ADL稱為超可靠低延遲通訊網路(URLLC),它能為特定使用情境提供所需的專用特性。

ADL指出,該模式尚未得到證實,甚至是還沒有成功的智慧城市生態系統。一項服務要推廣就需要有旗艦級的客戶參與以吸引更多的用戶,而該模式也不一定要使用5G。

按照這條路線行動的公司案例有韓國電信和沃達豐——前者正試圖搭建一個生態系統來支援2018年平昌冬季奧運;後者則正與數個合作夥伴一起開發針對農業應用的無人機即服務理念。

下一代基礎設施即服務

ADL解釋,這種方案是針對缺乏資源投資全國5G網路涵蓋的服務供應商——除非它們與開發夥伴達成協議,否則難有作為。合作夥伴可能是融資合作夥伴、當地合作夥伴(市或州)、推廣合作夥伴(例如建築公司)或營運合作夥伴(同行甚至以前的對手)。

ADL表示,這個策略尚沒有實際運作的例子。芬蘭的Espoo正與諾基亞貝爾實驗室(Nokia Bell Laboratories)、Spinverse,以及其他11家合作夥伴合作展開智慧城市計畫,而德國的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也正與沃達豐合作進行類似的項目。

ADL的報告指出,「電信營運商們即將到達必須要對5G部署確定何時和如何做出準備的重要關頭,在一定程度上,這要能最適合其當前的市場地位,並能滿足未來的市場需求。」這五個模式應該被認為僅是起點。每個營運商應該將這些模式和其他模式混合並相配,從而實現各營運商利益的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