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導體人才短缺阻礙產業成長

作者 : Carolyn Mathas

根據德勤(Deloitte)發現,半導體人才短缺是產業發展面臨的最大挑戰,需要新的技能組合和招聘策略。

關於半導體人才短缺、供應鏈困境、CHIPS法案以及我們是否能擁有所需要的晶片等多個議題紛紛登上近期的媒體頭條。但是因應這些挑戰的合理作法是什麼?

德勤(Deloitte)最近發佈了一份名為《全球半導體人才短缺》(The Global Semiconductor Talent Shortage)的報告,該報告審視了當今產業的現狀,並確定了產業可以採取的行動以辦識、招聘和培養所需要的勞動力。


綠色工程:革新的契機


發生了什麼?

根據Deloitte的這份報告,2021 年,全球半導體產業的員工平均營收約為275,000美元,部份原因在於晶片製造和後端組裝、測試以及封裝(ATP)的群集屬性。大約有80%的晶片是在東亞的四個國家製造的,超過90%的ATP都在這些國家或地區附近。

美國目前生產的晶片約佔全球晶片的 10%,目標是到2030年達到30%。歐盟(EU)的產量不到10%,並希望到2030年達到20%。

Deloitte報告稱,無論是從製造還是ATP方面來看,半導體產業的集中度較低,將有助於依賴晶片的美國和歐盟產業。勞動效率將因此下滑,由於其他更多地區的更多人將不得不製造價值一兆美元的晶片。

Deloitte表示,另一個問題是,如果這些晶片在製造後被送往亞洲進行ATP,然後送回亞洲進行消費,供應鏈的長度可能因此倍增。

2021年全球半導體產業總營收為5,500億美元,預計到2030年將增加80% (>1兆美元)。但問題出在哪裡?據Deloitte稱,美國每年只有不到100,000名畢業生從事電子工程(EE)和電腦科學專業,但預計到2030年將額外需要超過100萬名技術人員。

 

目前發展到哪裡?

來自私營和公共部門在研發、製造和人才培養方面的半導體投資都在增加。最近的兩個例子是創建有益的激勵措施來生產半導體(CHIPS)和科學法案和歐洲晶片法案。

「美國和歐盟晶片法案的目標是推動更多的創新和製造業的自給自足,」Deloitte諮詢技術、媒體和電信產業實務負責人兼半導體產業部門負責人Brandon Kulik說。「這一目標已經與需求波動和對供過於求的擔憂相抵觸,這將抑制企業急於投入無法填補的產能的願望。」

他表示,成功將在於實現晶片法案的目標,但其步伐不僅要反映政治氣候,還要反映商業氣候。

遺憾的是,半導體人才短缺顯示出隨著全球經濟環境和持續的供應鏈問題而變得更加緊張的跡象。Deloitte表示,雖然個人電腦、智慧型手機和加密採礦的半導體需求正在下降,但汽車產業、工廠設備和電器對晶片的需求依然強勁。產業預測預計2022年全球半導體銷售額將成長近14%。

明日的要求

Deloitte估計,到2030年將會額外需要100萬名的技術人員,即每年100,000名,才能支撐全球半導體產業。然而,以半導體為重點的課程的學生人數已經減少。

Deloitte表示,這些工作群體的技能也在不斷發展,部份原因是自動化和數位化程度的提高。設計和製造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雲端、人工智慧(AI)和分析等數位技能。

挑戰

據稱,勞動力短缺是全球半導體產業成長面臨的最大挑戰,該報告建議該產業可以採取三項行動來辨識、招聘和發展勞動力——釋放勞動力、重新設計工作和調整工作場所。

釋放勞動力

工程和製造領域需要哪些未來技能來推動卓越的性能和價值?Deloitte表示,組織必須找到創新的方法來建構、購買和/或借用這些技能。

「我們看到公司試圖在目標定位和招聘流程方面改進其招聘方式,」Kulik說。「我們看到一些公司準備在程式化和體驗式解決方案方面變得非常有創意,以建立新的人才庫。他們正在尋求開箱即用的想法,以加快學習曲線並領先於來自相同傳統人才庫的競爭對手。」

重新架構工作

需要什麼樣的未來能力?Deloitte表示,一旦確定,公司需要重新設計人與技術互動的方式,以提供服務、成果和價值(例如,數位化、人工智慧/機器學習)。

「我們看到許多團隊回到辦公室工作,但這些團隊通常分佈在全球各地,因此他們協作的方式、為不同的工程優先順序分配資源的方式正在演變,需要更多的自動化和靈活性,」Kulik說。「有很多關於更多基於雲端的工程解決方案來推動這種靈活性的討論。人工智慧和數位技術以及更多技術也可能進一步顛覆工作方式,並允許晶圓廠重新設計工作並減少整個製造生命週期對人類的依賴。」

適應工作場所

組織將如何駕馭變革?需要實施哪些新技術、角色、工作方式、環境最佳化以最大限度地發揮員工潛力?Deloitte表示,組織將需要促進與教育和政府機構的合作,但不會立竿見影。

例如,當被問及用於STEM的CHIPS法案資金以及何時可以期待投資結果時,Kulik表示這將是一個緩慢的成長,這取決於學術界將資金轉化為教師和課程,然後將學生轉化為雇員。他預計需要兩年多的時間才能產生真正的影響。

此外,Kulik補充說,硬體工程和晶圓廠/製造工作的興趣低迷,尤其是在美國和歐洲,這將需要新的價值主張和有針對性的行銷活動來吸引工人進入該領域。

總體而言,Deloitte發現半導體產業的未來工作已經發生變化,這將要求組織花時間瞭解其當前能力與未來需求之間的差距。其他建議包括在新地點建立新的人才庫,以及尋找新的方法來定義和實施創新的人才獲取策略。

本文作者:Carolyn Mathas,EDN特約撰稿

編譯:Echo Zhao

(參考原文:Report: Semiconductor talent shortage hurts growth,by Majeed Ahmad)

加入LINE@,最新消息一手掌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