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車市冰河時期…

作者: Colin Barnden,Semicast Research首席分析師

隨著Covid-19蔓延全球,在汽車市場出現了令人心驚的冰封景象,很多車廠以及Tier 1汽車零組件供應商已經停工...

筆者是一個憤世嫉俗、總是抱著懷疑主義的分析師,在過去四分之一個世紀專注於電子與半導體市場的預測;我見證了網路泡沫化、2007~2009年的全球金融風暴,還看到了所謂的「FANGMAN」(也就是Facebook、Amazon、Netflix、Google、Microsoft、Apple、Nvidia)科技巨擘崛起,以及物聯網(IoT,但其實我還是搞不懂它是什麼)風潮席捲全球…現在,則是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可能導致「一切夢幻泡影」破滅。

雖然已故美國職棒洋基隊傳奇捕手Yogi Berra有一句名言:「要做預測很難,特別是關於未來。」但經驗告訴我,要做預測不難,難的是要預測正確;那些關於未來的預測終究會讓所有預測者以及未來主義者鼻青臉腫。擁有經驗,就會有智慧與謙卑來了解你不知道的事情,而我現在想說的是,所有的預測只有「幸運」與「錯誤」的分別。

所以,在此我要很高興地宣佈,去年9月當我從法蘭克福車展(Frankfurt Auto Show)回來投了一篇稿子給《EE Times》,標題寫著「凜冬將至」(Frankfurt Motor Show: Winter Is Coming),其實我真的是大錯特錯,眼前來臨的不只是凜冬,而是冰河時期。

隨著Covid-19蔓延全球,在汽車市場出現了令人心驚的冰封景象,很多車廠以及Tier 1汽車零組件供應商已經停工。汽車生產供應鏈相當長而且複雜,因此主要的短期因素是零件與子系統的流通中斷,這可能是因為缺貨,或是供應商破產導致產品出貨被扣押。這些問題因為即時生產(just-in-time production)以及對中國製造的重度依賴而變得更嚴峻。

2020年汽車市場預測…

在這種情況下,預測2020年的汽車市場根本不可能,不過我們可以這樣開始:全球輕型車輛(light vehicle)銷售今年可能會減半──所以只要情況比這個好一點點,我們就是很幸運;而若是情況糟一點,就是我預測錯誤。

我們可以看到問題所在:經過十年的印鈔以及提供低利貸款,中央銀行家們所吹起的「一切夢幻泡影」使得汽車銷售膨脹。但是經濟逆轉的速度之快以及嚴重程度讓人震驚──根據《Bloomberg》的報導,截至3月21日當週已有總計328萬的美國民眾申請失業保險,這是美國勞動部自1967年來的統計數字最高點。

當航空公司停飛、商場關閉、企業停工、各種服務也停擺;失去了收入、生計、事業、儲蓄、住所或是其他任何財產的人們,不會在很短時間內跑去車行貸款買車。

我從先前的全球金融危機──特別是2008年9月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控股公司破產事件達到巔峰時──學到,各家企業與政策制定者很快就會將目光從短期的浩劫中移開,而專注於長期性的大方向。這種長遠的眼光是讓公司生存的關鍵,我們已經在全球很多地方看到例證;當風暴過去──也終會過去──我們需要企業能獲利而且能納稅以支撐經濟運轉。

在汽車產業,政策制定者近來對於氣候變遷的關注使得情況惡化,其影響力讓車廠花費數百億美元開發電動車(EV)。在法蘭克福車展上,鎖定大眾市場的EV隨處可見,看起來都非常棒,但目前沒有人知道如何用這些車輛獲利,車廠也只能繼續長時間忍耐失血。

Covid-19也揭露,全球人口中有令人驚訝的很高比例,有極度容易焦慮的毛病──搶購衛生紙就是一個最顯著的事實。對於EV行駛距離的焦慮是一個還未解的問題,我們可能會發現在Covid-19過去之後的美麗新世界,大眾市場消費者對接受EV的抗拒比先前預期更嚴重,消費者可能就是會偏向繼續忠於內燃機引擎車輛。

此外各家車廠已經花費過去至少五年的時間,投入數十億美元開發「自動駕駛」技術;現在他們卻陷入了生存戰,因為無論是轎車貨卡車的銷售都停滯,車廠非常有可能暫停對於SAE Level 4自動駕駛技術的開發,將注意力與資源轉向於更簡單、廉價的駕駛人監視與輔助技術,比較算是SAE Level 2。

…繼續閱讀請連結EE Times Taiwan網站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