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當比爾蓋茲(Bill Gates)提出要對機器人徵稅時,他引發了一個輕微的混亂。「如果一名工作人員在工廠辛苦工作獲得5萬美元的酬勞,那麼這筆收入就要納稅」他表示,「如果一個機器人進來做相同的事情,你可能也會認為我們需要在類似的級別對機器人徵稅。」

經濟學家一直懷疑比爾蓋茲的想法。美國前財政部長兼經濟學家勞倫斯·H·薩默斯(Lawrence H. Summers,Larry Summers)在最近的一篇社論中強調說,「首先,我看不出有何邏輯來選擇機器人座位一個工作的破壞者(job destroyer),分發登機證的櫃台會是如何呢?文件處理應用程式加快了文件的製作?行動銀行技術?自動駕駛汽車(Autonomous vehicles)?預防疾病的疫苗會摧毀醫學工作?」

很公平。儘管比爾蓋茲的建議可能不是社會處理機器人的最佳方法,但這也顯示出許多人認為自動化正在摧毀中產階級的工作。事實上,有多項分析表示,美國製造業工作職缺的下降主要來自於自動化,而不是國外的競爭。數字在這方面的證據是相當穩固的,在EETimes,資深技術編輯Martin Rowe曾寫了一篇專欄:《工程師可以被控訴殺了工作嗎?(Could engineers be accused of killing jobs?)》評論的種類和強度顯示,Martin觸到了痛處。

也許有點不公平,將工程師與希瓦的毀滅者(Shiva the Destroyer)進行比較。但破壞者能否變成毀滅性的?也就是說,工程師可以透過自己的發明來威脅他們自己嗎?

20170330NT01P1 未來的機器工程師坐在工作檯上。這會是工程師最後的未來嗎?(圖片來源:公共領域圖片(Public Domain Pictures)和PXI系統聯盟提供(XI System Alliance)。)

首先看來,這似乎不太可能。機器人的典型例子圍繞著機械精度和靈巧度,想想撿拾機器和機器人焊接,完全可重覆動作和具備精確度,工程是一個利用大腦的職業,而不是以機械技能來增值。當然,誰不曾用單手握住一根探棒在一個微小的痕跡上進行探測,同時開始另一個測量,但這種技能並不是工程師存在的原因,工程師的存在是為設計和除錯複雜的產品。

所以我們安全了。

或者上面的敘述得用疑問句?當我們將機器人的定義擴大到Lost in Space的B-9機器人,我們會看到影響各種工程類別的自動化。SPICE、MatLab,甚至電子表格已加快複雜分析的速度,印刷電路板(PCB)可以設計自動路由演算法,我的第一個整合電路設計需要手動操縱畫面上的矩形方塊符號,但現在,ASIC設計人員使用高級編程語言來定義晶片的功能;FPGA甚至允許對晶片進行即時重新編程,而無需長達數月的罩幕週期(mask cycle)。此外,我可以立即在線上搜索零件和規格,無需透過專門的買家,這樣的列舉名單可一直持續下去…

這些是威脅或者僅是提高生產力,讓工程師們做最好的設計?由於工程設計是一個創造性的專業領域,因此有爭議的是,這些生產力工具使每個工程師都更具成效、更有價值。畢竟,你不會看到因為文字處理器無所不在而導致作家被取代,對吧?

這裡要小心一些。事實上,作家正在被自動化取代。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與Automated Insights合作撰寫收益的報導即是一例。美聯社現在每季產出超過3,500份收益文章,比在美聯社僱用的人員所產出的文章數量多出12倍,且錯誤也少得多。基本上,美聯社以更好的重複精準度要求更高的產出,聽起來很熟悉,是嗎?美聯社隨後也宣佈,該公司將使用自動寫作功能來報導小聯盟棒球(minor league baseball)賽事。甚至可能也為機器人大聯盟準備好了創造力。

同樣的動力會影響工程師嗎?會有越來越多的日常工程設計可以自動完成,只剩下更複雜的系統設計需要工程師解決?為了紀錄,我仍然持懷疑態度。但是在這飛快的20年來,基於摩爾定律(Moore’s Law)和人工智慧(AI)預期的進展,也許我們不應該如此的樂觀。想必,這種情況的一個有趣副作用是,工程的步調促進了整體發展,機器的設計更快,且變得更智慧,促使工程的進展再度加速。我們最終達到了預兆的奇異點。

以上是瘋狂的想法,還是潛在的威脅?你怎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