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EE Times和許多其他媒體,已經有很多文章與預測,關於今年5月初特斯拉(Telsa)S車款的自動駕駛(Autopilot) 在橫渡道路致命的碰撞,導致該S車駕駛人Joshua Brown身亡。

例如,汽車的半自動(semi-autonomous)駕駛系統能夠正確識別卡車的白色拖車作為一個上方道路標誌,且隨後「選擇」不反應?以及當駕駛看著DVD播放器播放的哈利·波特(Harry Potter)影片分心駕駛,而沒有提前示警駕駛前方迫在眉睫的危險?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和Tesla都積極調查由汽車收集的資訊,和事故現場的其他證據,我們會希望很快能有一些可靠的答案。但所有最新的論述,其中還有的是毫無爭議(至少當時我看過的一些討論),如該技術的品牌名稱(brand name)「創造」這種局面的作用。

20160825NT01P1
特斯拉S車款。(圖片來源:Wikipedia)



「名字裡有什麼含意?若把玫瑰花改叫做別的名稱,它還是照樣芬芳。(What's in a name? That which we call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這是茱麗葉(Juliet)對男友羅密歐的甜蜜(不管他的敵對家族名稱)所做的比喻。在這裡,我不是對她(或莎士比亞(Shakespeare),針對這個問題)說法的真實程度和他吵架,所有我想說的是,品牌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品牌名稱不重要,一家企業不會花數百萬美元在集思廣益、研究和聚焦在未來群體的回饋。雖然我並不了解Tesla以自動駕駛作為結果的過程,我認為,在這種特殊情況下,花費的錢並沒有用得其所…或者至少花的錢得到最終被過分熱情的行銷所掩蓋掉的結論。

請注意,第二段提到的「半自動」這個詞。Telsa(毫無疑問,已經向法務部門先打了招呼)相當嚴謹地指出,啟動自動駕駛時,你仍然應該對你前方的車道保持充分的關注,在任何時候都要讓你的雙手放在方向盤上。若是這麼做,何以Telsa能稱這個功能是「自動駕駛」(消費者報告顯然也需要品牌名稱的問題)?Telsa為什麼不用「副駕駛(Copilot)」(或類似的詞語)的名稱來替代?用「副駕駛」一詞是否太過精準、會樹立一個更現實的期望,以至於減少大眾強烈反應程度的可能性和降低如同現在Telsa所經歷的監管審查嚴格度?雖然,不可否認,使用「副駕駛」也許不能如同自動駕駛這個稱呼一樣受人矚目?

Telsa的駕駛者已經受到該公司針對「自動駕駛」的鼓勵,以及在YouTube或其他地方已發佈的豐富自主駕駛(autonomous driving)「實驗」的影片產生任何期待?現在想起來,Tesla當時真的很明智,從隱含的法規角度來看,對Telsa創辦人暨執行長(CEO)Elon Musk轉發在Joshua Brown和拖拉機拖車(tractor-trailer)相撞致死之前,Brown在一個月前非常相似的貼文?我們做了讓該公司在近期誓言永不禁用自動駕駛功能,並它的理由大發雷霆?最好的防守確實是強大的進攻方式,或者Tesla只是過於防守?

請別誤會…我只是一個對於現今先進自動駕駛輔助系統(ADAS)的後部碰撞被動預警和主動迴避、車道偏離警告、駕駛睡意偵測...等能力的大粉絲。正如我最近發佈的一篇預測未來60年科技進展的文章,其中一部份就表明,自動駕駛車一定會出現,但現在還不是時候。且從其他方面推斷,甚至選擇不當品牌名稱的形式,不僅不負責任,不幸的是,這還是致命的。

其實,我並不懷疑Tesla所聲稱的使用自動駕駛模式比普通司機平均上更安全。畢竟,Musk在死亡事故之前轉發影片時,Joshua Brown也秀出自動駕駛系統如何在一輛左側行駛而來的大卡車,從側面撞上他之前,拯救了他的性命。但不幸的是,正如你們許多人從自己的工程經驗已經意識到,人類持有他們的機器時(以及其他人…但我離題了),會對比對他們自己賦予更高程度的完美期待。可悲的是,自從Tesla在2015年10月推出v7自動駕駛「測試版(beta)」,我一直在等待一如同近年5月下旬或是以往任何時候發生的事故;而且同樣可悲的是,我敢肯定Joshua Brown的死不會是最後一個,只是第一個開端。

完全的自動駕駛可能是未來的事,但絕對不是現在。Tesla,請做負責任的事,品牌名稱的實際性亦請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