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去年4月以來,我擁有一支摩托羅拉(Motorola)智慧手錶(smart watch)Moto 360,儘管因為從去年11月,我從iPhone手機切換到Android智慧型手機,我仍只是很穩定的使用著它。Moto 360最初的配對搭檔是我基於Android的第二代Nexus 7,對測試兩者的配對與功能是有效的,但也不切實際的一天過一天的使用,因為我不會隨身帶著我的平板(tablet)到處跑,且Moto 360提供有限的最佳獨立的實用程序(你仍可使用它來得知時間,但僅此而已)。而我的iPhone是劣質的替代品,這是由於,在很大一部分,蘋果(Apple)的「walled garden」限制第三方連接裝置應用程式及其數據的接入。

20160726NT01P1
Moto 360



相反的,直到最近,我的第一代Moto X就如同Moto 360的夥伴,讓我一直非常高興。智慧手錶已經收到多個遠端韌體更新,以能在配對的智慧型手機運行附屬(client)端的應用程式,且每一次不僅Moto 360取得更多技能(儘管它缺乏一個揚聲器或內建蜂窩數據收發機,但在新機型這兩個功能均支援,且主要焦點是Google的升級)整體的經驗及穩定性已經獲得改善。

關於「直到最近(until recently)」這個限定詞,不過…在最近幾個星期,我開始注意到我的通充電間(between-charges)的運作壽命直線下降。一年前,我曾抱怨越來越「只有」1.5天電池壽命的突破;現在如果電池可以支撐單一個工作日,則可以說我很幸運,由於Moto 360是和我工作用的手機配對,它仍有一定價值,因為它提醒我收到郵件、簡訊、電話及語音郵件等,當手機不在我身邊時。但我不能在早上就戴上它(遠離前一天晚上),如果我希望它一直持續工作到工作日結束的話。而到了晚上,它的電力枯竭,就得再打開充電器再充一次電。

這有可能是無論在手錶本身或連接智慧型手機叛變軟體(renegade software)惹的禍。這不會是在最近記憶中的第一次,畢竟,過多的CPU利用率導致電池過早失效(如果未來的軟體更新修復此問題,我一定會向讀者報告愉快的結果)。但我擔心,我的智慧手表電池困境是更基本且無法修復的,因為即使在最好的時候,我差不多每天晚上都得將錶放在充電器上,其整合的鋰離子聚合物(lithium ion polymer)電池在這一點上歷經了幾百次的全充電週期,因此,我猜測它的蓄電容量受到了損害。

若我的想法是對的,這真是相當彆腳。Moto 360的建議售價是249.99美元,針對這個價格,我就會期待持續時間長於每天使用的僅半年左右的價值。別誤會我的意思;我並不是說摩托羅拉應該讓用戶更換電池,我知道這樣做會須針對其防水性的特點有所妥協,更不用提尺寸和重量的負面影響。我也並不認為,正如我和過去其他公司所做的那樣,摩托羅拉的工程師們故意過早報廢(obsolescence)設計,為迫使常規硬體升級的一種手段。

為了要釐清,我也沒有打亂讓Moto 360沒能取得任何進一步的韌體更新。它的SoC包含現已過時的CPU和GPU子系統,畢竟,正如我前面所提,較新的Android Wear版本聚焦於內建蜂巢式數據機、揚聲器等功能,Moto 360甚至不提供。但隨著一年的保固期已過,我唯一的選擇(除了它,一起蹣跚地直到它的電池完全滅亡)是一個昂貴的服務費用或反覆折騰和更換,這兩種方式都不「可口」;基於長期客戶忠誠度的興趣,摩托羅拉應提供價格合理的修理或更換。

回到2014年9月,關於已發佈卻還未發售的Apple Watch,我寫道「一個需要每天整夜綁在充電器上的手錶?這是一個非首次出現。」回想起來,我有點過度戲劇性了,從一個經過長期使用一般手錶的用戶角度來看,誰才需要每隔一年左右更換電池(在之前,只需要每個幾天幾次旋轉發條)。不過雖然在每天晚上結束時為Moto 360充電是可以被容忍的事,擁有它整天在我手上運作到沒有電力,在此之前,我甚至可以拿到它的充電器為其充電。來吧!摩托羅拉,做正確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