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我所創(Not Invented Here,NIH)症候群,意謂對不是在本地產生的想法有偏見;每個團隊、每個組織、每家公司在某種程度上都會面臨NIH,而工程師和科學家是最糟糕的NIH從業人員。我們是如此的聰明,以致於我們認為我們已經知道所有的事情——而且因為我們夠常證明自己,我們之中大多數人都幾乎這樣相信。

就拿你競爭對手的最新發明來說,雖然那或許成為EDN的頭條新聞,甚至還可能贏得許多獎項,但在大多數情況下,我們對於在自己專業知識領域內的技術進展之初步反應往往是否定的;顯然如果它們是如此偉大的想法、如此驚人的願景、如此具有突破性的發明,會先想到的應該也是你,所以不是在這裡發明的不可能有多厲害。

這點我能了解,因為我自己是NIH之王。但我正在嘗試將我的王國變成民主社會,導入一點點新思維,並接受我可能曾經忽視的一些想法。

當我們在這個世界「走跳」,用我們的五感以及用來補充這些感覺的設備收集資料時,我們的大腦會啟用大量的「濕體(wetware,也就是人腦)處理器」陣列,將這些資料提煉成知覺和想法。神經科學已經形成的大量證據表明,這種(人腦)處理器雖然相互依賴程度很高,但彼此是平行運作的。

我們人類的生存需要我們快速處理感知資料,至少要與掠食者的感知處理速度相當;因為掠食者具備更高感知處理速度,意味著牠們能吃得更好,這是所有物種都必須面對的問題…

諮詢者的兩難困境(consultant's dilemma):你可以選擇好的、快的或便宜的—但只能選兩樣。

自然選擇法則會選擇快的和便宜的:快速處理可以得到足夠好的答案,使我們保持安全和舒適,同時燃燒盡可能少的卡路里(也就是便宜)。徹底的、深層的、細緻的和巧妙的處理都是可選項;這些可選項有它們的用處,但只適用於更社會化的和抽象的物種生存領域,而不是遠古時代的劍齒生物層級。

我們快速和便宜的平行處理器,將饋入的資料片段與已經儲存的資料圖案進行比較,並嘗試盡可能快速、簡單地將它們歸入已有的種類——不管它們是不是屬於那裡;當我們聽到背後有東西在咆哮,轉過身就看到獠牙…就算後來發現那只是狂風中的一棵枯樹,至少有備無患。

當我們的平行處理器在分類資料遇到困難時——即使在交換影像、氣味、聲音、味道和彼此間的感受後——那些認知(perception)將過濾成意識(awareness),並且做為有意識的思維(thought)讓我們進行評估,可望建立一種使其有意義的新類別。

在這裡讓我稍微停頓一下。

至此我已經介紹了兩種思維(這裡的「思維」包括感知、想法等…),那些你意識到的以及沒有意識到的;此時此刻你正在閱讀,你現在意識到了,但只是因為我提醒了你。你正在看點亮的畫素,你可能也很清楚如何控制這些畫素,但一秒鐘之前你滿眼還是這些畫素繪出的符號。

你知道你在哪裡,實驗室、咖啡店、公園、辦公室或地下室,但當你在閱讀時,你對這些是無意識的;當前的你對週遭成千上萬的事物都沒有意識,但如果有事需要你關注,那麼它可能會上升到你的自覺意識中,這就是我所謂的有意識和無意識思維。

20160617NT01P1
我們的大腦包含平行的、相互依賴的網路。(圖片來源: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縮寫也是NIH,但是別跟前面的NIH搞混了!)



你那傑出的、大部分是連續(serial)之由上自下(top-down)的有意識自我,能以約和心跳間隔相當的更新率快速處理3~10個(甚至一打)的思維;而你的大部分平行的、由下而上的無意識自我則有大量的處理器,它們隨時在形成數百萬個結果。當那些由下而上的思維之一足夠重要或新奇,它就會過濾出你自覺意識中的3~10個思維之一。

神經處理過程將決定一個無意識的思維,是否應該提升成有意識的的神經元,以發送抑制動作電位(inhibitory action potential);或是以化學方式發送電壓棘波(voltage spikes),慢慢地弱化可能擠入我們已存在類別的思維和想法。

即使一個外來想法滲透上來、想引起我們自下而上的注意,我們的第一反應通常也是有意識地將它歸入已有的種類,不管是否合適。

這會形成兩種抑制:在它們上升為意識之前就被抑制的想法,以及我們由於懶惰而抑制的想法;我它稱之為「想法偏見(idea prejudice)」,因為在這兩種情況下,我們都會在沒有認真思考之前就對想法作出預先判斷。

偏見:懶惰的終極形式

為了創新、為了釋放我們的創造力,以便我們可以引入新奇、有效的、不能老老實實被歸入我們已有想法種類的東西,我們必須減少我們的想法偏見。為了減少我們的想法偏見,我們必須同時減少兩種抑制衝動。

透過鍛鍊警覺性,我們可以在刻意抑制想法時學著提醒自己,然後我們就可以後退一步來思考;就算它NIH,也要嘗試、感覺它,並在許多情況下找到有用的東西,比如我們不知道存在的一片拼圖,然後發揮它的作用。由於我們不可能關閉所有的抑制神經元,對於想要上升為意識的想法來說,訊號雜訊比不會是問題。

此外,我們還可以透過提升我們的「答案解析度(answer resolution)」來訓練我們自己克服無意識的想法;下次再聊!